收藏本站
 
安志宏:通元识微穷易理
 

                              通元识微穷易理

                                  安志宏

   中华民族在上10000年的发展历程中,创造了光辉灿烂的历史文化,留下了璀璨夺目、极其丰富的文物遗迹和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些珍贵文化遗产是我们民族悠久历史的鉴证,是民族智慧的结晶,是民族精神的象征,是民族生命力和创造力的体现,也是民族的“精气神”和人类文明的瑰宝。
  《周易》是中华文明瑰宝的代表,它发祥、发展于“关陇地区”。伏羲是肇启炎黄的人文初祖,他在天水卦台山“仰观天文、俯察地理”,领悟天地万物之规律,分析、综合各种自然现象后,精简结论始画成八卦。伏羲“一画开天”,开创了易文化的源头。几千年后的殷商后期,文王被囚羑里,他依据伏羲“据象推理,以理断事”的思维模式,将其所创八卦重叠而演绎成了六十四卦,以“以德配天”的思想体系,对每一卦象写了卦辞(宏观解释易),开创了后来儒家释易的先河。其子周公承其志,用“德治”的思想,对384爻撰写了爻辞(微观解释易),以教化人和供后人断定吉凶。这就是至今所流传的《周易》。可见,伏羲所创画的八卦,被学人尊为“群经之首,诸家之源”的《易经》,经历代先贤的补充,特别是孔子作《易》传(十翼),才成为系统、完整的易学和儒家经典。
   《周易》上涉及天文,下关乎地理,中通人事万物;究天人之际,穷宇宙奥秘,探人生“之变、所变和不变”的道理;通古变今,阐明人生“知变、应变、适变”的大法则,已为人类行为之规范。《周易》的核心是“天人合一”“与时俱进”的哲学思想,后人称其为“天人之学”,这是传统文化的最大特色,也是我国文化的基础,一切学术思想之源。例如:道家继承易的思想,主要探讨了人与自然的关系,产生了对后世很有影响的《道德经》。儒家继承易的思想,主要探讨了人与人以及社会之关系,产生了一系列的儒家经典,成为我国文化的主流,影响我国社会几千年。《周易》对我国历代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社会等诸多领域产生过深刻影响。中国哲学、史学、建筑、医学、音乐、绘画、科技以及日常生活,都无不与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影响到中国人的民族性格与民族精神。所以,要了解中国传统文化,就不能不了解《周易》,历代研究易经的学人数不胜数。可见,《周易》在我国文化学术史上的崇高地位!
   羲皇故里天水,人才辈出,诞生了人类始祖伏羲,也孕育了诸多英才。我会会员霍养生先生,耗其多年精力,探幽索微,笔耕不辍,模仿古代章回小说的写作形式,带有演绎性地撰写了《羲易河洛渭数溯源》一书。该书独辟蹊径,从想象思维的角度入手,大胆推理,引用文献资料,结合伏羲在天水的大量传说故事,实地勘察地理和考证地方民俗,对《周易》所蕴含的古代思想、思维规律、逻辑方法和“河”“洛”“渭”与“八卦”以及“渭象图”、“先天太极图”等,进行了溯源性的探讨和畅想。
    综览全书,养生在“河洛”之说的基层上,提出“渭象图”新说。认为《羲易》是“伏羲氏”之创作。如今“河图、洛书”还尚存在,但“渭象图”失传已久。伏羲所创的三种太极图现存两种:即中天太极图和后天太极图,先天太极图早已失传。因为伏羲时期未有文字记载,口口相传,经历了漫长的岁月,流逝在所难免。所以后人借用神话传说,附会以龙马负图,龟献洛书的故事也就不足为奇了。“渭象图”和“先天太极图”中究竟隐藏着何种奥秘,使得圣人把它们视为行事的准则,这个问题已研究了上千年,至今一直没有得出一致的答案,养生试图通过本书的写作给予回答。
     事实上,关于“河洛”我国先秦时的史书早有记载,《尚书·顾命》、《论语·子罕》篇中,已经提到河图、洛书,只是语言不详。后世对河图洛书的说法就各种各样。刘歆以河图为八卦,以《尚书·洪范》中的“九畴为洛书”,这是易学史上第一次明确地将河洛图与《周易》相联系在一起,但刘歆并没有道出两者之间的关系。杨雄基在《檄灵赋》中说:“大易之始,河序龙马,龟贡洛书”,但也没有明确地说出二者的关系,杨雄基的观点神话成分居多。
     一直以来,在中国易学史上存在着各种流派、传说,有人说大禹治水时乌龟献书于洛河(洛河今河南洛阳)。有人说“河图”出自三阳川的龙马洞。又有一种传说,说是洛书后天八卦出于周文王之手,这些传说有何根据?他们忽略了先天八卦与后天八卦都是先天洛书衍化而来事实!事实上,洛书卦在轩辕黄帝战蚩尤时已经有了应用,因为“奇门遁甲”完全是洛书卦的演化。故在后来的《奇门·烟波钓叟歌》中有这样的诗句:“神龙负图出洛水,彩风衔书碧云里。固命风后演成文,遁甲奇门从此始”。这首诗表明了洛书出现早在大禹治水之前,因大禹治水时与黄帝相隔几百年,周文王与黄帝相隔几千年,所以说以上说法并不能为事实。
    养生认为,要弄清河洛与八卦之真正来历,应从伏羲时代探讨起。据考古和文献资料记载,伏羲诞生于渭河古道成纪(今甘肃天水),姓风氏,他是人类之始祖,是原始社会杰出代表,又是一位至高无上大智大贤之部落首领,他有许多发明创造,把人类引向了文明与进步。伏羲曾经在天水之北二十里三阳川卦台山上演过“河”“洛”“渭”与“八卦”,到如今羲皇故里还保留着大量伏羲的口传史和画八卦的遗迹,散落着多处后代纪念伏羲的塑像,并且天水市内有全国最大的祭祀伏羲的寺庙等等。
    我认为以上说法是一种全新的探讨。关于河洛的说法,除了《尚书·顾命》、《论语·子罕》篇中提到外,《周易·系辞传》中就有“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的记载。羲皇故里是伏羲画卦的地方,这里有卦台山、龙马洞、葫芦河、风神庙、雷神庙、黑爷庙、早阳寺、正阳寺、晚阳寺、渭河、洛峪河等等。养生对照他生存的山川、地形、地貌和河流,对他熟悉的地方,进行了多次实地考查,结合新阳(古名夕阳,以卦台山为对应,东面为三阳,西面为夕阳)、琥珀、五龙、凤凰山等地名,进行了丰富的想象,托古人意,指出:“河”是指渭河,“洛”是指天水市洛峪河,但遗憾的是“渭相图”已经失传了!他坚定地说:“渭河古道——天水,才是中华民族与文化的发祥地!”
    养生作为天水周易学会员,在羲皇故里研究易学,承地脉,接地气。他从蒙童时受伏羲文化的熏陶,易文化涵养丰厚,把一生的学术成果结集出版。他让我写几句话,我只能承应。通读全书后,我觉得这是一部可读性较强,研究视角较新和实用价值较高的好书。毋庸讳言,本书仍然存在一些不足,比如:体例不全、论证未深入、想象多,在重大理论的节点上矢之含糊、证据单一等等,从而影响了理论的准确性。尽管如此,本书敢于质疑、善于思考和勇于探索的精神,以及为研究伏羲文化中对易学探究无怨无悔的执着追求,依然令吾敬佩,该书有启发人们思考的价值,值得向广大易学爱好者和伏羲文明的探索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