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原始生殖崇拜”与伏羲易思想形成的关系
 

“原始生殖崇拜”与伏羲易思想形成的关系

—兼论伏羲是否存在与能否创立易思想

安志宏

 :黄河文化的生殖崇拜现象,是中华原始文明出现的前兆。 “原始阴阳观”出现于普遍“生殖崇拜”的原始社会。“原始阴阳观”是易思想产生的文化背景和条件。易思想就源于“原始生殖崇拜”。所以,伏羲有“春神”和 “一画开天”之誉。

关键词“原始生殖崇拜” 伏易思想  形成的文化背景

《易·系辞下》说:“古者包牺氏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于天,俯则察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这段文字记载说明,作为《易》的基础的八卦是远古时期伏羲通过“观物取象”所创造的。对这种说法,历史上的易学家视为经典,是没有什么疑义的,只是到了近代,疑古派在彻底否定伏羲史料的同时,认为考古发现的有关《易》八卦的材料,最早的是殷商时的筮数。更有人认为当在“西周初叶”1。由此得出《易》不可能为伏羲所为,卦不可能为伏羲所画的观点。但是,“伏羲画卦”的传说却由来已久,除了《易·系辞下》的记载外,司马迁在《史记·太史公自序》中也说:“余闻之先人曰:‘伏羲至纯厚,作《易》八卦’。”可见,起码在战国秦汉时伏羲画卦的传说就已经盛行了。近年来,随着中国传统文化研究的升温,“羲皇故里”伏羲文化研究的深入展开,特别是天水大地湾史前遗址的发掘以及地画、彩陶、“文字”符号和类似“太极图”图形、石祖、女阴石、陶祖、泥泥吊以及傅家门史前遗址早期卜骨等一系列考古材料的出土2,结合黄河流域原始生殖崇拜文化的普遍现象和西北地区大量生殖崇拜岩画进行综合分析3,不仅证明了伏羲时代的历史存在,也证实了“伏羲画卦”的传说是有根据的。就此,从思维科学的发展,结合天水伏羲画卦的卦台山遗址及其周围地区的地下考古资料,对“原始生殖崇拜”与伏羲易思想形成的关系谈点粗浅认识,就教于易学界诸位同仁。

一、“原始生殖崇拜”、“原始阴阳观”是伏羲能在原始社会创立易学的文化背景和思想基础

(一)伏羲的易思想源于原始社会流行的“生殖崇拜”

任何新生事物的出现,是有前提条件的,伏羲能否在落后的原始社会产生后世看来很深奥的易思想,要看当时有无创立易思想的文化背景和社会条件。易学从创立到今天为止,它最基本的思想是阴阳理论。早期易学用阴阳两种元素表示和解释宇宙万物的形成、发展和变化,而原始社会生殖崇拜的普遍性,正是孕育出伏羲易理的文化背景和社会条件。“阴阳观”是早期易学家解释自然和认识人类自身的理论基础。“生殖崇拜”和“阴阳观念”在原始社会的出现,是伏羲易思想形成的前兆。

人类最早的思想是关于自然的思想,自然界中客观存在的事物对人产生的意识,就是人类最早的思想,这是符合人类思维发展的客观实际的。“原始阴阳”思想在原始社会的产生,正是人类社会男女和自然界动物雄雌这种自然现象普遍的存在在人脑中的客观反映,自然界的这种神秘现象,原始先民由敬畏上升为生殖崇拜。生殖崇拜在原始社会的普遍流行,启发伏羲由具体形象通过类比思维的形式抽象出“公母”,概括出“阴阳”,进而形成了“原始阴阳观”,用两个符号“一”和“––”直观形象地表示出来,以伏羲为代表的先哲是最早对这种意识的集大成者。

阴阳是人类男女、动物公母和雌雄的抽象和高度概括,它是生殖崇拜文化现象孕育的结果,这种原始文化现象,保存在黄河上游遍布的生殖崇拜岩画、考古和民民俗资料里。甘肃景泰、祁连山,宁夏贺南山、内蒙古、新疆等地遗留大量生殖崇拜岩画;天水地区考古发掘出的类似“太极图”图形、石祖(天根)、女阴石(月窟)、陶祖、泥泥吊等等,它是人类早期对生殖的崇拜的物化活存。大量生殖崇拜遗存,不仅是原始生殖崇拜文化的写照和保存,同时也证明生殖崇拜现象在原始社会的普遍性。正是普遍的生殖崇拜时尚,孕育出伏羲的“原始阴阳思想”,奠定了伏羲易思想形成的基础。

(二)易思想与八卦在伏羲时代能够出现,与当时的生产活动、天文知识的积累密切相关

关于伏羲能否在原始社会画出八卦、形成易思想,我们还可以从原始社会的生产方式进行分析。伏羲时代已进入父系氏族社会以男性为主导的部落联盟时代,先民们长期的生产、生活实践,积累了大量生产、生存和生活知识,对人类自身生理及万物的洞察了解逐渐深化。因为狩猎和从事农业生产(大地湾粟油菜籽的出土)4,对四时(春夏秋冬)、方位和天地运行规律的认识,是先民必须关心的大事,他们从事狩猎、采集、农耕、冬藏和保暖, 均与时令(四时)、方位和天象密不可分。太阳东升西落,一年春夏秋冬,四时运行的自然现象,启发先民对自然方位、天体运行与人们生产、生活关系的规律进行了探索和掌握。

卦是配了空间方位和四时运行的图谱。易学讲的“四象生八卦”的四,即指自然中客观存在的“四时”,又指四个方位(正北〈冬至〉、正南〈夏至〉、正东〈春风〉、正西〈秋风〉),即“四正”。“和八风以画八卦”,八风指“八方之风”(天地、风雷、水火、山泽),它以八方之物标示出了八方的方位。先民在四个方位﹙四正﹚的基础上,更细地标出了“四维”,东北﹙立春﹚、西北﹙立冬﹚、东南﹙立夏﹚、西南﹙立秋﹚,形成了八个方位。由四到八,不仅更加精确了人类活动的空间方位,更为重要的是八个方位配以“八节”合以“阴阳”别开了天地万物,开启了蒙昧时代人的智慧,使人类迈入了文明时代。

“八卦”、“八象”并不是八种现象,而是“八方”的现象。它的视野更为广阔、内容更为广泛。顺便说一句,八卦符号实际上是土圭测量日影时,刻划线条记数字的过程启发发明的,也很有可能是先民刻契记录天气变化的符号。如晴天(阳)划“—”,阴雨天(阴)划“––”,“—”表示天空晴朗,“––”表示天空云开,漏雨之象。天气阴晴交替变化,故有阴阳变化之思维。

(三)伏羲通过长年累月测量记录日影长度,依据其轨迹绘制出“阴阳太极图”

以伏羲为代表的先哲,最先认识了“阴阳”,最早提出了 “原始阴阳观”,形成了阴阳思维,产生了“阴阳相克相生”的对立统一的思想,进而总结出阳阴规律阳阴规律就是相互联系的阴阳对立统一规律,伏羲用它解释万事万物。伏羲为了直观表达他深邃的思维,不计晨昏,通过长年累月测量记录日影长度,依据其轨迹绘制了 “阴阳太极图”5。八卦就是《易·系辞下》说的“仰则观象于天”的结果。“阴阳太极图”揭示的是宇宙的科学奥秘,反映的是太阳及天时运转对地球和人类动物界等的影响。伏羲“俯则观法于地”,依据环境,参照山川、河流、方位和“四时”又画出后天八卦6,它反映的是地球、地域环境和“四时”对人类生存的影响。后天八卦对中国生态环境学和人与自然关系的和谐相处等都起着至大的关键作用。德国哲学家、数学家莱布尼兹认为,八卦“易图是留传于宇宙科学之中的最古纪念物”。不仅仅如此,太极图是天体运动和自然四时变化的自然规律的形象反映,是伏羲认识自然的天才总结和智慧的结晶,没有人为因素,它客观地反映了自然规律。伏羲为了直观表达他深遂的思想,用“太极图”和简单明确的示意符号,描绘出阳和阴的和谐状态,将神秘的万事万物以智慧的思维表现出来,达到远取诸物,近取诸身,上究天纪,下极地理,“一画开天”目的。

“太极图”反映了静态和谐的最美好的时刻。事实上,随着时空的变化,事物中阴阳成分各不相同,有时阳成分多一些,有时阴成分多一些,有时外阳内阴,有时内阳外阴,但都用阳阴符号示意并归属分类成“四象”7。这样,一切复杂的矛盾的事物都能够和谐统一起来。由阴阳思维产生的阴阳思想,体现出宇宙万物和谐一体,互相联系的思维模式。伏羲总结的这一规律,集中了原始先民们由生殖崇拜的直观感觉,上升到解释万物的阴阳思想的智慧,从而形成了对阴阳构成的万事万物的认识,极大地促进了人类思想认识的提高,进而促进了中华文明产生。所以,伏羲有“一画开天”、“人文之元”和 “春神”等誉。

(四)易学的完善和发展

“易”的基础思想是阴阳。“原始生殖崇拜”孕育出原始社会的“阴阳观”,伏羲易学思想源于“原始阴阳观”。始于原始社会的伏羲易学,夏、商及周朝初期有一定发展,到春秋战国时期,形成了比较系统、完整而复杂的易学说,随后由《易经》《易传》等专著构建成易学体系,进而扩展并渗透到社会生活、生产实践的各个领域,影响非常深远,有大道之渊之谓。

思想的完善与阴阳观的发展变化是密不可分的。有一个孕育、产生、提升和逐渐完善的长期发展过程,大体分为四个阶段:一是“原始阴阳观”(原始生殖崇拜),二是易思想,三是易学说,四是易体系。伏羲以“观物取象”的思维方式,观天察地,类比和推及人事物变的长期实践中,感悟到类万物之情,通智慧之理,感知人类进化与包罗万象的自然之间的关系,得出人与天地相应的思想。伏羲的这种思想,是对天、地、人的唯物表达、辨证思考和积极求实的反映,它是我国最早的有关“天人”关系的表述,汉代董仲舒进一步把这一思想完善成“天人合一”的理论,影响我国几千年的思想文化。

“易”是对生殖祟拜文化的提升。伏羲综合了时代流行的“生殖崇拜”现象,形成了易思想,并以阴阳太极图、“八卦的具体、形象而极富哲理的形式表达出来。易学说是当时人文生态环境下的时代和认识进化的产物。后世先哲进而对宇宙万物进行抽象与概括,逐渐提升发展为人们普遍说的夏连山、商龟藏、西周初的周易的三易;再经文王、周公和孔子及其弟子不断充实、扬弃和易学爱好者传抄注解,形成以《易经》、《易传》和《易纬》等为代表的易学体系

二、易文化在伏羲故里的考古、民俗等方面的证实

(一)易文化在伏羲故里考古上的证实

伏羲时代,不仅能够创立易学,而且易学思想就源于“口传史”所说的成纪(天水)。因为它在天水及其周边地区的原始社会遗址的考古发掘得到证明8

过去我们研究易学思想的起源,单纯从书本到书本、版本到版本的考证上去作文章,均未跳出以“经”解“经”的窠臼,沿习俗说而不遵信谠论,也就不可能得出较接近实际的结论。再者,后世文献也是当时学者的研究成果,距离我们探讨的问题相距几千年,当时无文字记载,仅有口传史,受历史条件和认识的局限,不一定完全正确。对于无文字阶段的历史来说,后世的文献仅属于后人对前人历史的研究成果,只能作为后人研究的参考。对于无文字阶段的历史研究只有考古材料、民俗学和口传史等综合比较才能还原历史本来面目。近年我因工作的关系,多跑田野且常接触社会,逐渐深化了对“生活之树是常青的”认识。人类在民间世代相传的“口传史”包涵丰富的历史因子。只要我们去伪存真,结合地下考古资料,参考后人整理记录的文献资料,综合历史遗存和民俗等,会得出较接近实际的结论。

天水关于伏羲丰富的“口传史”以及卦台山等与伏羲画卦创立易学有关的遗存,占卜、算卦的悠久的民风民俗,都是鲜活的材料,它是我们研究无文字记载的原始社会最珍贵的史料。特别是1978年在天水发掘出的万年前的大地湾遗址丰富的地下资料,已探明的天水地区500多处新石器遗址的分布等。对远古的无文字时代的伏羲氏、伏羲时代和伏羲文明的研究,提供了多角度、多层次的思维空间和人文背景。

前些年我在天水麦积区政府工作时,因申报文化遗产和保护文物之故,陪多位专家多次登临卦台山实地考察,卦台山山顶城墙周围随处可见新石器时期陶片、骨器、万年以前的马牙、鹿骨、羚羊角和灰烬等。在卦台山现存的生殖崇拜物石祖(天根)、女阴石(月窟)、陶祖和泥泥屌,以及周围村庄田野发现的大量新石器时期的石器、陶片等等,表明卦台山不仅历史悠久,且生殖崇拜现象被物化,保留至今,它对我们认识伏羲画卦和创立易学,立了时空标尺和提供了原始依据。

天水作为羲皇故里,三阳川卦台山是伏羲“仰观俯察”观察天象画卦和创造原始易学的历史缩影。由于后世人不断附会,产生了许多关于伏羲与卦台山的传说,山被“格物致知”人格化,水也赋予生命,三阳川卦台山下的二十四个村庄寓为二十四节气,庄名也以十二生肖命名9,整个“三阳川”构成了一幅美妙的天作地造的原始天象(文)图(现存于卦台山的“伏羲六十四卦二十八宿全图”就是缩影和证明)。但卦台山作为古观象台和伏羲画卦的遗址,与三阳川至今保留的早阳寺、正阳寺和晚阳寺则是测日影的三个观测点的历史事实,是无法抹掉的,也证明伏羲创立“太阳历”的说法并不是空穴来风。巧合的是三个观测点之间距离近似于黄赤夹角度数,不能不说古人对天体运行规律的认识的深刻!易作为中华民族的源头文化,在天水时空上的重合,表明《易·系辞下》记载的伏羲“仰观天文,俯察地理”而画八卦的描述并不是没有根据的,我个人认为,是历史的因子和“口传史”的物化保存,绝不是巧合10

(二)天水武山傅家门原始祭祀遗址中发掘出的卜骨,是伏羲易学在生活实践活动中的孑遗

天水从原始社会至今占卜、算卦绵延不断11。天水武山县傅家门原始祭祀遗址中发掘出的编号为:T125H6:32T123F116T132H119等卜骨上,分别阴刻有“—”、“︱”、“=”和“S”等类似于阴阳爻的符号12,经碳14测定年代为公元前3815年,它是我国发现的新石器时期最早的卜骨实物。傅家门遗址除了卜骨上有阴刻符号外,在陶器上也发现有阴刻符号,如陶瓶的颈部阴刻有“—”字形符号。这些符号都是刻在器物的正面醒目的位置上,起引人注意和识别用的。该遗址出土的卜骨和陶器上的符号,计有“-”、“︱”、“=”、“s”和“∧”等五种。类似符号在天水不是孤证,它在大地湾、王家阴洼和西山坪诸遗址出土的陶器上均有彩绘或刻划13。除卜骨、刻划符号外,伏羲“阴阳太极图”的雏型在天水考古上也有证明。距今万余年的大地湾遗址,出土的陶器盆上多件绘有两组螺旋形线条互抱互缠,类似阴阳合抱的图案。天水永清出土的一件画有双龙古太极图的彩陶壶,尤其珍贵14,壶上两组螺旋形线条上下互抱,中间绘有两个相对的鱼眼与现代流传的太极图案极其相似,经碳14测定,结合其它考古手段校正,时代在6500年前。关于伏羲女娲崇拜阴阳的事例,除了大量“原始阴阳太极图”表现外,我们还可以从后世各地发现的伏羲女娲的画像和画像砖里得到证实。女娲手持月亮,伏羲手持太阳的交尾图全国几乎都有发现,西到新疆吐鲁番、阿斯塔那哈和卓古墓群,东到中原广大地区、山东半岛,北到东北地区,南到西南少数民族地区,都有大量的发现。结合卦台山及其附近新石器时代遗址中发现的生殖崇拜的“石祖”(天根)、“女阴石”(月窟),再与大地湾“原始宫殿”周围发现的数件“陶祖”相互印证,已经充分反映出原始先民“阴阳”知识的丰富和对“阴阳”的崇拜。也进一步证明:先民认识人类自身和天地万物正是从别“阴阳”开始和入手的。由人类的男女,推及广义的万事万物,原始先民认为万物都像人一样皆有男女(公母、雌雄),天地、日月、昼夜、阴晴等都以阴阳论,就“近取诸身”从自身躯体感受出发,以人性来理解和解释物性,正是这种“以己度物”、“以物度己”的早期原始类比思维方式,度及广义的阴阳,推论出万事万物都由“阴阳”(广义雌雄)二元素构成,并且得出“阴孕育“二”的结论。早在距今万年前的伏羲时代,人们已经用简单、明确、实用的示意符号、示意文字,表示着天、地、人、万物之纷繁复杂的自然规律,不变和变化的相互转化,达到了简单、明白和易懂的效果。

(三)文字出现后,文字中渗透的“易”与易文化现象

生殖崇拜现象被普遍刻制在西北大地山岩上,前文己经述及,文字出现后,它又保留在汉字中。文字是人类文明的标志。从文字起源来说,字由太阳和月亮两个字融合而成,本身就代表阴、阳。关于字,汉代许慎《说文解字》解释日月为易,象阴阳也;“中”字是阴阳交合的象形和直观表象;横贯天水市区的耤河,就是因伏羲起名“羲河”,因为后人对先人和尊者的避讳,才由“”通假成“耤”的。天水人一直把伏羲尊称为“人祖爷”或“人宗爷”,把祭祀伏羲的庙宇称“人祖庙”或“人宗庙”,直呼伏羲和伏羲庙,是近几年伏羲文化节兴起的事。天水至今保留着不直呼长辈姓名,以其它代称的习俗。“易”字作为易学的专用字,它的内涵异常丰富,反映了日、月和地球运行变化的规律以及对万事万物的影响和作用。就连二进位制这种人类最古老最原始的计算方式,也是由“阴”孕育二的现象启发发现的。“卦”、“邽”二字不仅与天水有关,而且蕴藏着天文和易文化知识。 “邽” 、“卦”是天水南北相对的两座山名,即今卦台山和凤凰山(古邽山),“邽” 、“卦”两山古代是有联系的,“邽”山侧重于观察,“卦”山侧重于测(土圭)量日影。“卦”是在大土台上堆小土台立木杆绑绳测(土圭)量日影的过程,“邽”是秦人在天水建立的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个县(前688年),它是以“邽”山的山名而命名的,义即“邽”山下的县。但“邽”的最初意义是人们在大土台上堆小土台登高,利用手遮眼或遮耳远眺和远听的方式,二者均与古人观测天象有关系。

(四)易文化渗透在天水生活的各个方面

除文字记载外,田野调查和考古材料也对易文化的发展有丰富的反映。除前文述及的大地湾“太极图”旋纹盆和永清发现的“双龙太极彩陶壶”外,据天水文史工作者窦建孝先生文物普查得到的资料表明,在长江上游西汉水流域的天水镇一带,发现战国陶鼎上绘有太极图案,它是我国发现较早的成型的太极图。汉代太极图在天水较为普遍,东汉隗嚣割据天水时,在城北建的宫殿,所有的瓦当上都绘有太极图案;北宋“秦州窑”烧制的“蛋青釉荷叶型蓝宝石矿料青花八卦太极云洗(碗)”。天水历史上留传至今的夹板舞,其中两块板也叫“阴阳板”,敲打的鼓也分为阴阳;大师傅做的菜肴也有许多表现八卦、阴阳体裁的内容;近代工业兴起后,天水火柴厂生产的火柴包装盒,也饰以八卦、太极图图案;城乡建筑布局、阳宅、阴宅、门扇门环上饰以八卦符号,寺庙树木栽植、雕刻绘画、音乐舞蹈、雕漆、刺绣、剪纸,景点、寺宙、路边、桥头卦摊等等无不体现易文化的。可见,易文化不仅在天水历史悠久,而且渗透在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凝固为地方文化与民间习俗,保留至今。

三、我国古代阴阳观念在远古的原始社会能够产生,正是类比思维的结果

伏羲创立易学的思维方式是“类比思维”

地域、自然环境和生存条件对人类思维的形成的影响是深远的。原始先民的思维方式,也是决定思维形式和内容不可或缺的因素。不同地域的民族在认识上的差异,构成了不同的文化和民族特色,形成了各民族的性格特征,使人类世界丰富多彩,斑斓纷呈。

思维科学是伴随着人类的成长而逐渐发展的,“象”思维和“模仿”是人类早期的主要思维形式。《易·系辞》“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则之”就是“模仿”。这是古人对伏羲是如何画卦的理解,它是正确的。原始先民的思维特征是“类比”和“模仿”。从思维形式、逻辑和科学的角度讲,原始先民的抽象思维能力还不发达,他们的思维形式和过程主要是借助具体形象而完成的。思维的主要内容直接来源于现实生活中的具体形象。也就是说,原始先民的思维在当时是受客观存在的实物直接启发和借助经验推动的,带有很强的模仿性,科学性和逻辑性的思维方式还很不具备。思维的发展水平决定了原始先民不可能超越现实存在而创造发明,“象”和“类比”思维是原始先民思维的主要特征,也是早期人类思维和发明创造的必经途径和主要形式。我国古代阴阳观念在远古的史前时期能够产生,正是“象”和“类比”思维的结果。表示阴阳的符号阳爻为“—”,阴爻为“––”,就是对男女性别的模拟,它是原始先民“象”和“类比”思维的典型写照。

伏羲创立易学的思维方式是“象”和“类比”思维。笔者通过多年研究,得出原始先民早期的思维方式具有“象”和“类比”思维的特点15。户晓辉在研究中国人审美心理的发生时,对比《山海经》中的典型句式“其状如……”,同样得出了中国早期先民观察认识事物的比类取象特点16。《易·系辞》中有“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的说法,是古人对伏羲如何画出八卦的认识,“则”就是“模仿”,也得出“类比”和“模仿”思维的结论。伏羲观象于天,取法于地,近取诸身,远取诸物,创造八卦过程,正是“类比思维”的实践过程。

(二)易文化秉持的核心是“万物皆负阴抱阳”

任何新思想和新事物的出现,与当时人的认识水平息息相关。思想从生活实践中来,原始社会黄河流域普遍生殖崇拜的文化现象,是原始阴阳观形成的社会条件和思想基础,也是易思想出现的前兆。“石祖”、“月窟”、“泥泥屌”和“陶祖”是中国原始宇宙观阴阳论的物化表现形式。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二生三”是指天地相交,阴阳交合而产生生命的过程。黄河生殖崇拜文化,是表现人类及其它物种繁衍生息的原始文化、原始哲学在古代文化发展中的滥觞,它是易文化的核心。伏羲被誉为春神,是有其依据的,后世经典将口传了几千年的人类童年史补记了下来。如:老子《道德经》中说:“道者万物之奥”。孔子在《易·系辞》中说:“易有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庄子·天下篇》所谓“易者道阴阳”,“万物皆负阴抱阳”。帛书《周易》言“易者,合天人之道”等。可见,在春秋、战国时,伏羲太极图阴阳二鱼互抱形态已经普遍地反映在当时人的著述中和能够保存下来的绘画实物中。

(三)易文化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和中国特色

伏羲画八卦创立易学,秉持的是“万物阴阳特性,阴阳化育万物,阴阳变化无穷”的法则。伏羲思想源于原始社会的“生殖崇拜”,成于“类比思维”。伏羲易思想是一种朴素的自然哲学思想体系,蕴涵独特的形象思维、整体思维和辩证思维。

“类比思维”是原始社会的主要思维形式。面对气象万千的大自然,伏羲从男女、雄雌、日月、昼夜、热冷等自然界的普遍现象中,观察分析,抽象概括,总结出规律,完成了他伟大的创举——阴阳、太极和八卦。原始先民以八卦定方位的作法,正如有人所说的,开了元隐喻思维。从这种意义上说,伏羲的“八卦”发明,对人类的思维科学的发展大大推进了一步。            

易学是随着时代的进步和人类的认识的提高不断完善和发展的。最初的理论是阴阳,但随着人类思维的发展,解释易的学说也不断丰富。战国至秦汉时,五行“相克相生”、“相冲相谐”学说出现后,使伏羲的阴阳学说内容更为丰富,人们利用五行相克现象解释事物发展变化成为时尚。以“四正”、“四维”确定的八卦,又融入了五行学说,开始利用八种自然现象命名八卦,出现了“乾为天、坤为地、离为火、坎为水、兑为泽、艮为山、巽为风、震为雷”的说法。这样,作为中华传统文化的易学注入了丰富的营养,成为古今中外极少有的几乎包罗万象的思想宝库,形成早期唯物自然哲学的雏型,中华文化发展的源头。所以,《易经》有“群经之首,诸家之源”的说法。可见,易学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和中国特色。

综上所述:(一)黄河文化的生殖崇拜现象,是中华原始文明的源头,是“原始阴阳观”出现的前兆。“原始阴阳观”是易文化产生的思想基础和条件。易是中华文明的曙光,是繁衍生息中华民族的原始文明之源。生殖崇拜不但影响了中国的早期文明,更是影响了延绵几千年中国文化的世界观和价值观。极言之,华夏文明实际上是建立在生殖崇拜之上的。所以伏羲有“春神” ,“一画开天” ,“文明之元”美誉。

(二)太极图是我国最早用直观的图象表现和谐的最完美的形式。人文始祖伏羲在天水三阳川的卦台山,通过长年累月“仰则观象于天”,测量日影长度,依据其轨迹绘制出阴阳太极图,画出先天八卦;“俯则观法于地”依据环境,参照山川、河流、方位和“四时”画出后天八卦,二者互为表里,描绘了整个宇宙组成的形式。不同的是先天八卦反映的是太阳及天时运转对地球和人类的影响,为人类揭示了宇宙运动的奥秘。而后天八卦方位代表的则是地球的地域环境和“四时”对人类生存的影响,它对中国生态环境学和人与自然关系的和谐相处等都起着至大的关键作用。因而,伏羲“太极图”从科学、艺术和审美角度,都体现了“中华和谐第一图”的美学效果。

(三)生活之树是常青的,伏羲能否画“八卦”,创立易学,单从晚于伏羲时代几千年的文字资料,是无法求证出结论的。必须以“口传史”为线索,从伏羲时代有无易产生的历史条件、思想基础和人文背景入手考察,才会得出结论。易的基础是“阴阳”,黄河流域在原始社会普遍流行的生殖崇拜文化,孕育的“原始阴阳观”,是伏羲易思想的源泉,也是伏羲易思想形成的深厚土壤。

(四)天水丰富的地下、地上与易八卦有关的文物证明:伏羲氏最早在此活动的“口传史”和后世有文字时记载的“伏羲生于成纪(天水)”的说法,并不是空穴来风。傅家门发掘出的人类最早的卜骨以及天水与周边地区占国内70﹪—80﹪卜骨的出土17,表明伏羲故里自古占卜的风俗很盛,无论从时空上或卜骨发掘的数量上看18,都与伏羲不无关系。

注释:

1)顾颉刚《周易卦爻辞中的故事》,1929年。

2)《甘肃武山傅家门史前文化遗址发现简报》,《考古》1995年第4期。

3)在新疆、甘肃、青海、宁夏、陕北和内蒙古等地发现大量生殖崇拜的岩画。

4)《科学通报》2010年,甘肃大地湾遗址6万年成熟的农业。

5)天水有伏羲画卦的卦台山遗址和观测天象的三阳川早阳、午阳和晚阳寺庙遗存。

6)、(9)、(10)(13)、(15)参见拙作《伏羲“观物取象”与天水“卦台山”》,《天水师范学院学报》,2010年,第1期;《天水“卦台山”与伏羲易学文化——从人文地理学和民俗学视角的探讨》,《周易研究》,2011年,第4期。

7)少阴、太阴、少阳、太阳。

8)在伏羲画卦的卦台山周围、清水永青镇、大地湾遗址、傅家门遗址等均有发现。

11)、(12)安志宏《最早的卜卦起源于何处》,《人民日报·海外版》,2007116日。

14)现藏于瑞典远东博物馆。

16)户晓辉《中国人审美心理的发生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3年。

17)谢端琚《论中国史前卜骨》,《史前研究—西安半坡博物馆成立四十周年纪念文集》(19581998),三秦出版社,1998年。

18)安志宏主编《易苑》创刊号,200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