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孔子对《周易》的创造性贡献
 

                                                   孔子对《周易》的创造性贡献

                                                             张克源

 《易经》是中华民族最古老的一部关于天地人三才演进、变化哲理和指导人的社会生活活动的学说,它用阳爻“—”、阴爻“--”两个符号,推演成八卦,八卦又重演成六十四卦,每卦六爻变化,形成三百八十四爻象,每一卦、每一爻象表示、说明一种事理,以此定象、定理为体现天地万象和社会生活变化的卦象模型,并以文辞说明其义。所以,可以说《易经》是一部符号模型式的社会哲理学。

 《易经》早在秦安大地湾文化中期(距今约6000-5000年)伏羲氏始创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作结绳而为网罟,以佃以渔,盖取诸《离》。”后神农氏作,继而广用,“斫木为耜,揉木为耒,耒耨之利,以教天下。”“神农氏没,皇帝、尧舜氏作,通其变,使民不倦,神而化之,使民宣之。”至夏朝有《连山》,商朝有《归藏》,即见之于文字的古易,可惜二者已佚,虽有辑本,然略而不全。

 至西周初期(约公元前1100年前后),形成了较为完整的周代易学,称为《周易》。《易·系辞》曰:“易之兴也,其当殷之末世,周之盛德邪?当文王与纣之事邪?”

 《史记·日者转》司马季注曰:“周文王演三百八十四爻而天下治。”

西周时王室设有“掌三易”的“春宫”和太卜,筮人官职,官府和民间占卜问《易》之事盛行。

 从西周初形成《周易》算起,经历五百多年,在孔子晚年,学识丰厚,阅历博深之际,“夫子老而好《易》,居则在席,行则在橐”韦编三绝精研《周易》,深入发掘、提炼、弘扬《周易》的义理思想,将其研究心得和为弟子讲授《周易》的内容,经弟子整理为《周易·十翼》,使《周易》更加完善,成为一部集中华民族智慧的哲理经典,也成为孔子及所创儒学哲理思想体系的经典。

 《汉书·艺文志》认为《周易》的完成:“人更三圣,世历三古。”即就是伏羲画八卦,周文王“重《易》六爻,作卦爻辞,孔子作《周易·十翼》。

 我们认为,应该遵从正史之言,认定《十翼》为孔子所作。因为古今中外,重要学说思想体系的完成,都是时代社会思想精华的集成和反映,但又总得有个集成的代表人物。不然历史将陷入传说、推论、异说误导的不确定意识之中。比如马克思主义,就包括了恩格斯的思想和著作,列宁写了《马克思主义的三个来源和三个组成部分》一文,才逐步统一了社会主义者的认识和说法。

  孔子对《周易》的创造性贡献,突出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贡献之一:孔子作《十翼》,明《周易》精义,成就千古经典.

 孔子作《十翼》,正史和先儒都确认无疑。司马迁《史记·孔子世家》云:“孔子晚而喜《易》,《序》《彖》《系》《象》《说卦》《文言》,读易韦编三绝。曰:‘假我数年,若是,我于是则彬彬矣。’”

 与孔子同时代的齐国太史子与就称孔子“赞明《易》道。”《孔子家语》(中华书局版446-447页)云:齐太史子与适鲁,见孔子。……遂退而谓南宫敬叔曰:“孔子生于衰周,先王典籍错乱无纪,而乃论百家之遗记,考证其义,祖述尧舜,宪章文武,删《诗》述《书》,定礼理乐,制作《春秋》,赞明《易》道,,垂训后嗣,以为法式,其文德著矣。然凡所教诲,束脩已上三千余人,或者天将欲与素王之乎?夫何其盛也。”

 隋唐经学家孔颖达《论夫子十翼》云:“其彖象等《十翼》之辞,以为孔子所作,先儒更无异论。”

 孔子作《十翼》本有定论,然自宋朝欧阳修作《易童子问》否定《十翼》为孔子所作,此后以延至今日,还有一些人随声异说,但又拿不出史实证据,说不清既非孔子所作,究竟为何人所作?只是臆断推测。对此异说,台湾易学大家徐芹庭先生在所著《易经源流》中愤然陈词,对欧阳修、钱玄同、顾颉刚、李镜池、冯友兰、钱穆和本田成之等人之异说,一一加以批驳。认为:“是《十翼》为孔子所作,先儒更无异论,盖亦如《论语》,为孔子之语,而门弟子或再传弟子著之于编,而归之孔子云。”

 笔者赞同徐芹庭先生的观点,认为徐公之言是客观的、公正的、符合史实的。《十翼》为孔子所作,体现了孔子的思想认识,是孔子为弟子讲授《周易》的授课提纲。孔子去世后,由门下弟子汇编各人受教记录整理而成。《十翼》成篇,应与《论语》、《孔子家语》同一时期。

 佐证如:《系辞下传》第六章,孔子给弟子讲解《复》卦初九爻辞。子曰:“颜氏之子,其殆庶几乎?有不善未尝不知,知之未尝复行也。《易》曰:‘不远复,无祗悔,元吉。’”就像与众弟子面对面,亲昵地称颜回“颜氏之子”,用弟子们熟知的颜回知过必改,“不远复”的事例,说明卦义。

 据《史记·孔子世家》云:“孔子葬鲁城北泗上,弟子皆服三年。三年心丧毕,相诀而去,则哭,各复尽哀。或复留。唯子贡庐于冢上,凡六年,然后去。”

 试想,孔子的众弟子在冢前留住服丧三年,有的至六年,他们在这么长的时间里,干了些什么事情呢?没有文字记述。而后世人看到了他们汇编的《论语》《孔子家语》,应该说同时辑成了《十翼》,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孔子家语》(中华书局版435页)云:“商瞿,鲁人,字子木。特好《易》,孔子传之,志焉。”

 试问,如果说《十翼》非孔子所作,那么孔子给弟子教授《周易》究竟教了些什么?孔子传《易》于商瞿又传授了些什么?否定《十翼》为孔子所作的先生们能回答清楚吗?

 《十翼》之名,在汉武帝时已有。《汉书·艺文志》载有《易经》十二篇。颜师古注云:“上下经及《十翼》,故十二篇。”

 现代关于《十翼》作者问题的争论,不仅仅是解读《周易》的一个枝节问题,而是从1919年“五四”运动批孔以来否定传统文化,是对中华文化是否自尊、自信的问题。不过此问题,不是本文讨论的重点。可暂不赘述。

 在孔子之前的《周易》就已形成了完整的六十四卦的卦名和卦象、卦辞,三百八十四爻的爻象、爻辞,还有逻辑严谨的卦序,蕴含着丰富的睿智思想和生活经验,但主要功能仍是占筮问卜,笼罩着浓厚的听从天命的迷信色彩。而孔子以他渊博的学识,纵观古今的阅历和深邃敏锐的大家分析判断力,透析《周易》的智慧精华所在,并下韦编三绝的功夫,去粗取精,提炼升华,作《十翼》,使《周易》质变为脉络清晰的古朴、自然的哲理学说。

 第一,以《周易》三才之道立论明理,用三维互动的方法,观察说明世界万物事理。

 《系辞下》第十章云:“《易》之为书也,广大悉备。有天道焉,有人道焉,有地道焉。兼三才而两之,故六。六者非它也,三材之道也。”就是说,易学就是关于天地人的学说,是以阴阳两爻的六次变化,演示三才变化的象数义理。对天地人三才之道的认识就是人的世界观,而且用天地人三才之道这个概念,能更直观具体地认识、说明世界。

第二,《易经》认为,人的认识来源是外界事物的反映。

《系统上》第四章云:“《易》与天地准,故能弥纶天地之道。仰以观于天文,俯以察于地理,是故知幽明之故。原始反终,故知死生之说。精气为物,游魂为变,是故知鬼神之情状。与天地相似,故不违。知周乎万物,而道济天下,故不过。旁行而不流,乐天知命,故不忧。安士敦乎仁,故能爱。范围天地之化而不过,曲成万物而不遗。通乎昼夜之道而知,故神无方而易无体。”这一章讲《易经》所讲的道理与天地发展变化的道理是一致的,强调人的认识应“与天地相似”而不能违背,道济天下办事,而不能超过事物实情。认识必须符合外在万物发展变化的实际。

  第三,彰显了朴素的辩证法思想。

  《系辞上》第五章云:“一阴一阳之渭道,继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成性存存,道义之门。”(周振甫《周易译注》第236页)“天地絪缊,万物化醇。男女构精,万物化生。”(同上265页)“《易》之为书也不可远,为道也屡迁,变动不居,周流六虚,上下无常,刚柔相易,不可为典要,唯变所适。”(同上269页)“是以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立地之道曰柔与刚,立人之道曰仁与义。兼三才而两之,故《易》六画而成卦。分阴分阳,迭用刚柔,故《易》六位而成章。”(《说卦》同上280页)。《系辞下》云:“易,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恒卦·彖辞》曰:“无往不复”,“终则有始”说明循环论的观点。《乾卦·文言》曰:“知进而不知退,知存而不知亡,知得不知丧,其为圣人乎?”等,《易经》从卦象、爻辞处处闪耀着辩证思维的光华思想。

第四,《序卦》将《周易》归纳、升华为一部自然主义的社会发展史。

《十翼》中的《序卦》,将《周易》的六十四卦概括阐述为一部自然主义的社会发展史。这里强调“自然主义”,就是说《序卦》作者不像现代某些学者,一讲到社会发展问题,总习惯地以阶级和阶级斗争为纲,进行分析说明。

孔子作《序卦》从天地人的启始、自然发展以及各个发展阶段出现的问题和处理方法进行讲述。

 《序卦》开篇就讲:“有天地,然后万物生焉。盈天地之间者唯万物,故受之以《屯》。《屯》者,盈也。屯者物之始也。物生必蒙。故受之以《蒙》。《蒙》者,蒙也,物之稚也。”这一段话讲了乾、坤、屯、蒙四卦的要义和地位。说明人类社会的产生和启始时期,人类处在蒙昧幼稚的发展阶段。

从《需》卦到《小畜》五卦,说明人类为了生存,需要获取饮食,自然结合成氏族、部落等集合群体,为求生存而发生联合、争斗、诉讼,初步发展到有小量剩余食物和生活资料的小畜时期。《序卦》曰:“《需》者饮食之道也。饮食必有讼。”“《师》者众也。”“《比》者比也”,比就是亲附,众人相互亲附,形成集合力,而达到了《小畜》,畜同蓄,积蓄。

从《履》卦十到《离》卦三十,这二十一卦反映了人类进入礼制的文明时期,物质生产、生活发展到《大畜》《大有》,出现了私有制和社会矛盾,社会矛盾的往复转化,推动社会文明发展到更加繁盛亮丽的时代,“《离》者,丽也。”

《序卦》云:“《履》者,礼也”,礼是社会生活的规范和制度,履是践行礼制。“履而泰然后安”同时也就出现了与之相反的《否》事,“以喜随人者必有事,故受之以《蛊》。《蛊》者,事也”,故教之以《同仁》《谦》《豫》《隋》,以致往《复》而行,达到《无妄》《大畜》,“物畜然后可养…《颐》者,养也。”再经《坎》坷,而至繁盛《离》丽。

《下经》三十四卦,前三十二卦集中展示、讲述了人事发展的自然程序:“有天地然后有万物,有万物然后有男女,有男女然后有夫妇,有夫妇然后有父子,有父子然后有君臣,有君臣然后有上下,有上下然后礼义有所错。”接着讲述人道曲折艰辛的历程,说明人生路上有《恒》久,有《遁》退,有《晋》升,有《夷》伤,有《蹇》难,有《解》缓,有《损》失,有《益》得,有《姤》遇,有《涣》离,有《困》难,有《革》变,有《鼎》新,有《震》动,有《艮》止,《渐》而进,有《归妹》,大而《丰》,《节》而信之,至《兑》而欢悦。

最后,《既济》《未济》两卦,是《上下经》全篇的总结,感悟:人类社会发展,世事人情,如大江逝水,川流不息,循环往复,既了,未了。

孔夫子依托六十四卦的卦序,能以如此深刻透彻地阐明社会发展事理,唯圣哲之睿智,谁与齐比?令世人叹服!


  贡献之二:孔子是使《周易》摆脱天命迷信的第一人。

  任继愈先生在《易学智慧从书·总序》中讲:“当代新易学的任务之一是摆脱神学迷信。易学虽起源于神学迷信,其出路却在于摆脱神学迷信。……人生世上,是听命于神,还是求助于人,争论了几千年,这两条道路都有支持者。”

在二千五百年前的孔子,《史记·孔子世家》记述他“子不语:怪,力,乱,神。”他作《十翼》,给弟子讲授《周易》始终秉持这一精神。从孔子开始,创立了《易经》的义理学派,以义理解释卦象、卦辞,用义理教人理智地做人行事,而不主张占筮问卜,听从天命。《论语·子路篇》子曰:“南人有言曰:‘人而无恒,不可以作巫医’,善夫!”“不恒其德,或承之羞。”子曰:“不占而已矣。”《荀子·大略篇》云:“善为《易》者不占。”是秉承孔子“不占”的一贯思想,是儒家义理学派的优良传统。

《系辞下》第六章,孔子曰:“善不积不足以成名。恶不积不足以灭身。”所以,人行善,终为吉,人行恶,其必凶。此乃《易》之至理。

孔子为了破除天命迷信,在《系辞》中三次提到“自天祐之,吉无不利。”(第二章结语、第十二章首语、《下传》第二章中),这句卦辞,是第十四卦大有卦上九爻的爻辞。为什么孔子要反复提出,并加以详细解释呢?就是要特别强调正确的《易》道,认为“天祐”不是神化的天命,而是看得见,摸得着,可以身体力行的“人助”。天祐者,人助也。并提出天祐人助的重要三原则:即一曰顺,二曰信,三曰以先贤为榜样。如能做到这三条,人们办事成业,无需占筮问卜,则如同天祐,吉,无不利。

《系辞上》第十二章云:“《易》曰:‘自天祐之,吉,无不利。’子曰:‘祐者,助也。天之所助者,顺也;人之所助者,信也。履信思乎顺,又以尚贤也。是以自天祐之,吉,无不利也。’”这段系辞,典型地体现了孔子解读《周易》,使其摆脱天命迷信的唯物、唯人智慧思想。


贡献之三:使易学与儒学融合并进

孔子在遵从《周易》原义,保持卦爻象数、辞经本义的基础上,继承其自然主义的哲理思想和修德建业的实用取向,孔子以儒家仁德济世的思想理念,全面地、创造性地解析《周易》,提炼弘扬其义理价值,使《周易》成为孔子儒家六经教科书之一,作为孔子儒学的哲学思想体系。同时,使古老的易学,焕发新的青春活力,以独特的卦象形式和理念成为中华智慧的一门显学,流传千古,广播于世。

孔子讲解、阐述《周易》的精要功力,在于彰显其德义。世人研读《周易》之“要”领也应在此,自古依然。1973年湖南长沙马王堆汉墓中出土文物里有一批帛书,其中就有一部《周易》,在此书卷后有佚书《要》等两篇,记录着孔子与其弟子研讨《易》理的问答。《要》全文于此:

“夫子老而好《易》,居则在席,行则在橐,有古之遗言焉,予非安其用,而乐其辞。后世之土,疑丘者或以《易》乎!子贡问曰:“夫子亦信其筮乎?”子曰:“我观其德义耳。”

对于孔子使易学与儒学融合并进的历史性贡献,在宋代欧阳修异说之前,历代大家鸿儒已有论证,本文以上已有引述,皆无异义;但是时至今日,“五四”运动过去已近一百年,而否定孔子的阴云还未散尽。比如2006年再版的《易学与儒学》一书,对易学与儒学融合并进的阐述比较充分,并提出:“儒学是借易学立论的学派;易学是靠儒学弘扬的学科”的正确命题。但是,他强调《十翼》非孔子所作,说:“孔子绝不可能亲自作《彖》、《系》等易传。《易传》是后儒发挥孔子思想而托孔子之名。”并连带批判“司马迁这段话虽然自相矛盾,但说孔子老而好《易》是确实的。”(见该书第5页)

试问:《史记·仲尼弟子列传·商瞿》条云:“孔子传《易》于瞿,瞿传楚人馯臂子弘,弘传江东人矫子庸疵,疵传燕人周子家竖,竖传淳于人光子乘羽,羽传齐人田子庄何,何传东武人王子中同,同传菑川人杨何,何元朔中以治《易》为汉中大夫。”

此有名有地的史实,与《孔子世家》的记述是“自相矛盾”吗?如果说孔子没有作《十翼》传予后人,那他给商瞿传《易》究竟传了些什么?而商瞿至西汉时杨何,又传七代,传了些什么?杨何所见到的十二篇《周易》是从哪里来的?

不过当今,也还有许多正统的明理人。如《孔子新传》的著者孔祥骅就认为:“这种孔子作《易传》的看法,源于《史记》与《汉书》。我们知道,孔子离汉初不过二百多年的时间,像司马迁、班固那对史料认真负责的人,绝不会凭空编造,而是言必有据的。”

《孔子评传》的著者匡亚明,共产党内的学者,原南京大学、吉林大学校长,他列举了四项历史佐证之后说:“根据以上四条佐证,我们可以作出这样的推论:孔子晚年确曾钻研过《周易》,并且进行过讲授,在讲授过程中可能作过整理,加入一些自己的体会和说明。因此,司马迁所说的“孔子晚而喜《易》”,“孔子传《易》于瞿”等语,还是比较可信的。”

以上简述了孔子对《周易》的创造性贡献,下面再略述孔子研究、讲解《周易》的四大特点:

纵观孔子研究、讲解《周易》的思路和特点,可以概括为:真、深、明、行四字,即承之以真,思之以深,释之以明,利之以行。

特点之一:承之以真

就是说孔子讲解《周易》是本于《周易》卦象、卦辞的原义,解读不走原样,只是通过显而易见的方式和语言,使人便于理解,易于践行。

例如,解读《明夷》卦卦辞:“《明夷》,利艰贞。”即谓:《明夷》卦,占问艰难的事有利。孔子《彖》辞解释曰:“明入地中,《明夷》。内文明而外柔顺,以蒙大难,文王以之。“利艰贞”,晦其明也,内难而能正其志,箕子以之。”这一卦的卦象是离下坤上,日下地上,“内文明而外柔顺”以蒙蔽他人耳目,躲过灾难,还举了周文王被困羑里,箕子即箕伯,为避商纣王所害,披发装疯为奴,韬光隐晦的故事,浅显地说明《明夷》卦义。

再如,《复》卦卦辞曰:“《复》:亨,出入无疾,朋来无咎。反复其道,七日来复。利有攸往。”即谓:《复》卦:通顺。出门入门无灾病,钱财交往无害。往复的道理,七日是一个来复,利于所往。《彖》辞解释曰:“《复》:亨。刚反,动而以顺行。是以‘出入无疾,朋来无咎。’‘反复其道,七日来复’,天行也。‘利有攸往’,刚长也。《复》,其见天地之心乎。”

《彖辞》的特点,就是依原《卦辞》解释卦义,体现承之以真的原则。这里,第一,解释“刚反”,依据卦象震下坤上,而阳爻在下,故曰“刚反”,将以刚承柔,是顺行,所以“出入无疾,朋来无咎。”第二,强调“反复其道,七日来复”是“天行也”。“天行也”就是说事物往复循环运行的道理,像天象日月,一年四时,循环运行是必然的自然现象,而七日还有一个小循环的往复。《复》卦就是告戒人们要顺应事物往复循环发展变化的天地自然之理。

《三国演义》第四十九回,讲赤壁之战的故事中,孔明依据气候变化往复循环的现象,推断在阴历十一月二十日甲子,至二十二日丙寅,在三江口地区会有东南风,便借七星台祭风,逃离东吴。冬至“当日东南风起甚紧。程昱入告曹操曰:‘今日东南风起,宜预提防。’操笑曰:‘冬至一阳生,来复之时,安得无东南风?何足为怪!’”曹操本懂得“反复其道,七日来复,天行也。”的《易》理,但不介意,疏于防范。黄盖诈降,驾船靠近曹军连环战船,纵火,火乘东风,造成蓸军大败。赤壁之战的胜败,说明“用心”正确理解、运用《复》卦的决定性作用价值。

特点之二:思之以深

孔子解读《周易》,正如他与子贡论《易》时所言,不信卜筮,而重“德义耳”。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内圣外王”观点,以《易》道内己修圣贤之仁德,治外行治国平天下德义之政,这就是孔子解读《周易》的思想认识境界。他在解释《咸》卦九四爻辞:“憧憧往来,朋从尔思。”时讲:“天下何思何虑?天下同归而殊途,一致而百虑。天下何思何虑?……精义入神,以致用也。利用安身,以崇德也。过此以往,未之或知也。穷神知化,德之盛也。”

孔子以他思想家、政治家的气度和眼光以“德义”解读《周易》,所以就站得高,看得远,思想认识自然深邃。例如解读《革》卦,原卦辞曰:“《革》:巳日乃孚。元亨。利贞,悔亡。”只十一个字。而《彖辞》解曰:“《革》,水火相息,二女同居,其志不相得曰革。‘巳日乃孚’,革而信之。文明以说,大“亨”以正。革而当,其‘悔’乃‘亡’。天地革而四时成,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革》之时大矣哉。”这段《彖辞》分四层意思来解读:第一,以分析卦象,说明《革》,变革是一种自然需求。《革》卦,离下兑上,火下泽上,泽有水,水大火小能灭火,火大水小能灭水,这是水火相灭,必引起变革;离下兑上,离为中女,兑为长女,二女同居,意志终不相得,必求其变革,故需《革》。第二,解“巳日乃孚”,说明人们对改革的认识有一个由不相信到信服的过程。巳日,即日后,将来。孚,信也。人们看到了改革的好处,即“文明以悦”,改革更能顺利通行,“大亨以正”。第三,改革得当,必将去除那些阻碍进步发展的“悔”事弊端。第四,以四时变化,商汤和周武王革命成功的事例,说明变革是自然和社会进步的需求和必然规律。赞扬说:“顺乎天而应乎人。《革》之时大矣哉!”

孔子依托解《易》还提出一些治国理政的卓约见解。《系辞下传》第一章曰:“天地之大德曰生,圣人之大宝曰位。何以守位曰仁,何以聚人曰财,理财正辞,禁民为非曰义。”依《易》理来说,天地的大德可谓是使万物生生不息,对圣人而言最宝贵的是得到治国安民的权位,怎样能坚守住得到的权位呢?就是要实行仁德之政。怎样才能做到仁德之政呢?核心是“聚人”,得到人民群众的拥护。人民怎样才能拥护你呢?办法就是使人民创造财富,富裕起来。怎样使人民致富呢?策略有二:一是制订好使人民发财致富的方针政策;二是坚决惩治禁止破坏人民发财致富的坏人坏事,不坚决惩治坏人坏事就是对国对民不义。这么卓约的治国理政见解,就是在改革开放的今天看来,是多么正确,而具有时代价值。

这里附带说几句,现在国内易学界对《周易·十翼》的理解和评价,还有不小的差异。比如中华书局出版,比较流行的一本《周易译注》,书中解释《系辞》,对《上传》第四章评曰:“一片虚夸之词”,“右第六章,此章亦虚夸《易经》之功用。”对第九章“以明《易经》包罗万象,亦虚夸之词也。”对第十一章“此章言圣人用《易经》以启其智,以明其德,以决其疑,以成其业,以制其法,以利其民,皆虚夸词。”对“右第十二章。亦虚夸之词也。”《下传》第二章评曰“将劳动人民之创造发明记在此辈帝王圣人名下,将劳动人民之智慧与实践归功于卦象之启示,纯是唯心主义之历史观。”这些贬斥《易传》的言词,出自易学名人笔下,实在令人费解。

特点之三:释之以明

孔子讲解《周易》,以各卦的《彖辞》、《象辞》解释《卦辞》、象数,各爻辞,也列《象辞》解说。在上下《系辞》中写明“子曰”解释卦辞的就有二十多条。这些解释卦象、爻辞的精彩内容,可能来源于孔子当世及以前世代筮人、巫师解说卦象、卦辞的鲜活词语,及《连山》《归藏》的遗存资料,自然主体是孔子研读《周易》的感悟和心得体会。所以,孔子解《易》能深入浅出地从人们能感受到的现实生活中,感悟《易》理,化龙点睛,点破符号象数和隐寓义理的窗户纸,使人毛塞顿开,豁然开朗,心明眼亮。

孔子解释卦象、卦辞“释之以明”的例子,以上已述及不少,这里再举两则,以悟其是。

比如:《否》卦九五爻辞云:“其亡其亡,系于苞桑。”意思是说,“将亡!将亡!寄托在苞草和桑枝上。”苞草、桑枝是柔弱的、不可靠的。而孔子解释曰:“危者,安其位者也。亡者,保其存者也。乱者,有其治者也。是故君子安而不忘危,存而不忘亡,治而不忘乱,是以身安而国家可保也。”孔子将一则平常的爻辞,解读为人们做人处事要居安思危的道理,也传为治国理政的至理名言。

再如:《噬嗑》卦上九爻辞曰:“何校灭耳,凶”。何同荷,负荷,戴着。校,头枷。即谓:戴着头枷把耳朵都遮住了,凶。孔子解释曰:“善不积不足以成名,恶不积不足以灭身。小人以小善为无益而弗为也,以小恶为无伤而弗去也,故恶积而不掩,罪大而不可解。”故人们明白了,“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的道理,将孔子解《易》中提出的“积善人家庆有余”的名言,配以“向阳门第春先到”的上联,春节时贴在自家的大门上。

特点之四:利之以行

《周易》的象数和卦辞都来源于人民群众的生活体悟和社会实践的经验总结,再经孔子入情入理的点拨教化,使人懂得什么该做,吉利,元亨;什么不该做,凶险,有悔,以利于指导人们的言行。

比如:解释《解》卦六三爻辞:“负且乘,致寇至。”孔子曰:“负也者,小人之事也。乘也者,君子之器也。小人而乘君子之器,盗思夺之矣。上慢下暴,盗思伐之矣。慢藏诲盗,冶容诲淫。”即谓,背着东西,是小民的事,乘车,是君子的交通工具。小民背着东西乘坐君子的车,盗寇就想来抢劫他。上面怠慢,下面暴露,盗寇就想攻打他。怠慢不注意收藏就是引诱盗寇,妖艳打扮容貌,就是招惹淫乱。告诫人们不要显富,不要张扬,不要妖艳,以免招致灾祸。

解释《谦》卦九三爻辞:“劳谦,君子有终,吉。”孔子曰:“劳而不伐,有功而不德,厚之至也。语以其功下人者也。德言盛,礼言恭。谦也者,致恭以存其位者也。”即谓,有劳苦而不自夸,有功劳而不自得,厚道至极,说话要谦让,甘居人下,以谦让恭敬来保存自己的地位。

解释《益》卦上九爻辞,孔子曰:“君子安其身而后动,易其心而后语,定其交而后求,君子修此三者,故全也。危以动,则民不与也。惧以语,则民不应也。无交而求,则民不与也。莫之与,则伤之者至矣。”讲为人处事先安定自身再行动,平其心气再说话,有交情再去求人。做为一个掌权者更要注意这三者,如果危以动,则民不与,惧以语,则民不应,无交而求,莫之与,则伤之者至矣。我们经历过上世纪“大跃进”“大炼钢铁”“三年灾害”的老人,深知百姓“伤之者至矣”的惨痛。

如上例述,孔子以教育家诲人不倦的殷切情怀,依《易》理,从多方面勉励人们要谨言慎行,养德建业有成。像以“藉用白茅”爻辞,讲“慎斯术也以往,其无所失矣。”讲《同人》卦义,提出“二人同心,其利断金,同心之言,其臭如兰”。用“不出户庭,无咎”,教人说话要分场合、辨别内外,注重保密,“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凡事不密则害成。是以君子慎密而不出也。”等等。

《周易》汇萃了中华民族思想文明的智慧精华,孔子又以智慧之津梁,启迪世人智慧之效用,《易》理,乃智慧之学也。



作者简介:张克源,1933年生,天水人,内蒙古自治区党校理论研究班毕业,曾任《实践》杂志编辑,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宣传部新闻出版处处长,内蒙古自治区新闻研究所所长,《新闻论坛》杂志主编,财政部《预算管理与会计》月刊主任编辑。发表论文、杂文等数十篇,著有《李世民》一书(1986年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