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李茏:跋:易经文化研究不能丢了纵坐标 ——兼论《羲易河洛渭数溯源》探究的认识价值  
来源:天水周易学会作者:李茏 

 中国是世界文明古国之一,有着悠久的历史。八千多年来(以大地湾考古遗址为坐标),中华民族的祖先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积累了大量珍贵的物质文化资源,最终形成了为中华民族世世代代继承发展、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伏羲是中华民族的人文始祖,他把天、地、人之间复杂的、互相依赖的矛盾,既对立又相辅相成的关系,用阴--、阳一两种号表示,创立了伏羲八卦。“一画开天”,开创了中华民族上下八千年的文明史。周文王根据伏羲八卦,推演成六十四卦,形成了儒家经典《周易》,奠定了中华民族乃至东方世界思想和文化特征的基础。熔铸锤炼了中华民族特殊的抽象思维能力和逻辑推理能力,形成了一套完整严密、富有民族特色和阴阳变易的逻辑理论体系,与天文、地理、数学、化学、军事、医学、遗传学、哲学等科学领域有着密切的关系。我完全可以这样认为,伏羲八卦、《周易》为现代科学奠定了基础,现代科学是在易学的基础上不断发展,不断前进。因此,我们需要推出可供大家阅读的篇幅适宜的伏羲八卦易学的研究书籍。

一、一本地域特色浓郁、富有思辨色彩的文化易经哲易的好书

今年7月末的一天下午,正是编辑部往常接待作者的时间,在我的办公室因朋友介绍认识了一位书稿的作者。由于稿件和我们编发杂志的内容无关,我当即表示可能帮不上忙。朋友很爽快,说书稿准备结集出版,已经完成录入和校对,只是想着《羲易河洛渭数溯源》一书让人在文字和语法上把把关。你是主编,给朋友帮忙心切就想到你,希望不要推辞。人情大如天,推辞是不行了,就硬着头皮先答应了下来。由于当时我刚刚统编天水市易经学会的会刊《易源》的第五期的稿件,感到自己以前学习《周易》的一些粗浅零碎知识完全不能胜任,要完成此次书稿的审读只能是现蒸现卖聊以塞责,那情形真是芒刺在背,异常窘迫的。毋庸讳言,《羲易河洛渭数溯源》一书是一本地域特色浓郁、富有思辨色彩的研究伏羲文化和易经哲学的好书,值得推荐给大家阅读。

大家知道,在中华文明上下八千年的民族文化独创中取得了辉煌的成就,尤其在当今世界的文化板块碰撞嬗变中,中华文明越来越起现出无以伦比的独特价值。然溯其源,我们研究传统文化,从浩如烟海的典籍追寻,近百分之七十的篇幅研究指向《周易》和《诗经》,这是一个非常独特的现象。这说明我们的祖国一直就是一个诗歌的国度,而且我们的民族又是一个善于思考崇尚智慧的民族。在地球这个蓝色的星球上出现生物才是她地质年龄很短的时间才出现的,产生具有智慧生物就更晚一些,一部生物进化的历史也是物种淘汰的历史,而更具有智慧的物种留存了下来。千百万年来人的进化也说明这个问题。从现代人出现那时算起,人类的进化进入满天星斗、星火燎原之势。以四大文明古国为例,在历史的长河中,一些民族发展壮大了,一些民族消亡了,究其实,还是取决于哪个民族是否站在智慧的高度。埃及的尼罗河文明、中亚的两河流域文明以及古印度文明都未能正常延续而衰落了,只有中国的黄河文明得到延续,这是一种奇迹。伏羲一画开天始创八卦,代表了远古先民智慧可能到达的高度,是人类文明史上最重要的事件,值得大书一笔。《易经》文化象数解易和义理解易是易学研究的两条重要路径,纵横交错,构成了珠玑纷呈却又鱼龙混杂的局面。这几年由于易学独具特色的象数模式与思维,使学者尝试从逻辑视角切入对传统易学尤其是传统象数易学的研究,如学者冯契、朱伯昆、周山等为传统易学与逻辑研究打开了新领域。作为伏羲画卦的天水以及周边地域,在远古一直就是中国农耕文明最早的发祥地,文明肇始,人更三圣,世历三古,历来不乏坚持不懈、孜孜以求探赜大易奥秘的人。这里特别还提到《李南晖读易猩猩录》,这部清朝乾隆年间著作以其独创性在本世纪初一经印刷发行,就引起了海峡两岸易学界的极大关注。《羲易河洛渭数溯源》一书作者霍养生是天水市麦积区琥珀乡人,为了写好这部书,他已经准备了近50年(他是1948年生人,其地多有热爱易学、风水学、道学人士,对伏羲文化亦然重视)。《羲易河洛渭数溯源》一书大体属于象数易学的研究范畴,此书详解了伏羲易、渭相、伏羲六十四卦数范畴并立足象数学派的本体论方法论天道观人道观从而论证了象数学在易经研究中的重要地位,书中还展示了象数学派关于宇宙世界与人文世界同构物理之学与心性之学会通的理论图式《羲易河洛渭数溯源》一书对太极、河图、洛书、渭相、八卦的研究涉及对传统易学哲学的提炼与建构问题,部分成果亦涉及易学与传统哲学的内在关涉以及传统易学的现代性转化等问题,特色鲜明,主线清晰。

霍养生先生长年居住乡间,半生的耕读生涯,生活的艰辛可想而知,以个人之力,完成了13万字的《羲易河洛渭数溯源》难度可想而知。今年,他已经65岁。书写一部多处涉及易经研究的众多热点问题,殊为不易,没有对伏羲文化和易学历史全面、宏观的掌握,难以成其功。据我所知,霍养生先生还是《天星学》《河洛数理风水选择术》的作者,最近对蒋氏玄空大卦的研究也取得新的成果,我们也希望他的研究成果能早日问世。《羲易河洛渭数溯源》是一本小书,也是一本大书,它是作者一生学问的集中体现。

  《羲易河洛渭数溯源》应用古典小说的章回体编目,全书提纲挈领,要言不烦。成书过程中反复修改,认真打磨,文笔简约,第一回对伏羲女娲的故事演绎以叙事为主,评论寓于叙事之中,而且还加上了魔幻手法,读者会耳目一新。语言生动明快,质朴平实,清晰简要,是一本具有天水地域、大易气派、中国文风的好读的易经研习的入门好书。

  

二、伏羲易溯源研究将会在更大程度上破除迷信

在通读霍养生先生《羲易河洛渭数溯源》中我一边在学习,一边在思索,无论是相信占卜术,还是不相信占卜术,人类学家、民俗学家、易学家等等,他们都在探索占卜术的起源与演化,中外有多少学者都为此绞尽脑汁,奋斗终生。难道他们的文化素养都不高吗?显然不是。我在2013年8 月15日参加“第七届海峡两岸周易学术研讨会”时,与刘大钧先生在当面请教时,就伏羲八卦的文化内涵曾说过一句话:我们解决了占卜术的起源与进化问题,“就是在更高层次上的破除迷信”。因为在我看来,越是“高文化素养的人”越是应当探索占卜术的奥秘,这当然有利于破除迷信。

汉儒言:“易道深矣,人更三圣,世历三古”。孔子论语中说“子不语怪力乱神”。他研究易经,是把易经研究引伸到处世哲学,至于算卦求神什么的,他根本不信周易。而孔子晚年研读周易,韦编三绝。很显然,学生所探讨的东西孔子也在探讨,绝非子不语之“怪力乱神”。马王堆帛书《要篇》记载:

子赣曰:“夫子亦信其筮乎?”子曰:“吾百占而七十当,唯周梁山之占也,亦必从其多者而已矣。”

现实当中在周易的研究中人们关心的只是师徒传承关系,他们传承的似乎就是打卦算命专搞预测的“实用易学”,这严重的束缚了人们对这门学科的进一步探究,也搞乱了易学研究。周易六十四卦看起来很复杂,但是归根到底又很“简单”,《易》曰:“一阴一阳之谓道”,阴阳是周易中的基本要素,也是万物变化发展的根本。阴阳相互依存而存在,阳中有阴,阴中有阳,阳消阴长,阳长阴消,互动互生互化,阴阳和谐共存,生生而不息。这就是宇宙间那个叫做“自然”的逻辑。老子在《道德经》中虽然少谈阴阳,却以其他形式深刻揭示了阴阳之间的辩证“逻辑”关系。

周易以天、地、人为研究对象,以阴阳为基本要素,天地人各有阴阳,所以《周易》六画成卦。六画成卦的《周易》共有六十四卦,可以组成庞大的六十四卦次序,然而古人却留下了《周易·序卦》的次序,原理何在呢?周易卦序是以六十四卦的序列方式(即六十四卦变的时序)来揭示阴阳变化的基本规律。试分析如下:

   周易中阴阳一一对应,反映在卦序中就是对卦,即“二二相偶,非反即覆”;

周易卦序以乾坤为首,乾坤为阴阳的总代表和总根源,万变离不开阴阳的作用,所以六十四卦序以乾坤为首;

周易中强调阴阳间即对立又相互依存,变化的结果是两者互动互生互存,既济卦正是阴阳运变和谐共存的卦象,而未济卦正是既济卦的覆卦,所以周易以既济未济二卦为结尾;

由乾坤到既济未济的变化过程如同阴阳的变化过程一样,是一个交替互变的过程,正如昼夜交替,日复一日;寒暑变迁,年复一年。所以魏伯阳在《周易参同契》中将乾坤坎离之外的周易六十卦作为计时,即“刚柔有表里。朔旦屯直事,至暮蒙当受,昼夜各一卦用之依次序。即未至晦爽,终则复更始,日月为期度,动静有早晚。”《周易》卦序塔型结构中,卦序的变化正体现这种阴阳互补(左右爻位)交替变化关系。也是一种阴而阳,阳而阴的互变过程;

卦序分为上下两部分,各部分所述宗旨各有不同,上经述天道,下经言人道,上下二经互有关联,即交叉的反复(错综)关系。而且上下二经卦爻、卦象对等均衡。说明天人是相应的(通行本卦序则不均衡);

咸恒二卦为上经结尾,咸是阴阳相感相和,和合而能够恒久,这与《道德经》中的“天地相合,以降甘露”,“天长地久,天地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即和合互生)相符合。咸恒二卦位于整个卦序的中位,中者,中和也。所以咸恒是六十四卦中和合之卦,夫妇之道正象如此。和合正是上经的乾坤变化的结果;

坎离是下经的开始,坎离实际上是乾坤的另一种表现,即乾坤之用。坎离是新的阴阳对待关系,发展的结果就是坎离相交的既济未济,也就是全经(下经)的结尾;

阴阳互动,交替变化是周易卦序变化的基本特点,这与自然界及社会发展变化规律相一致;

宋道士陈抟传出的伏羲先天六十四卦次序图,揭示了在一个周期内的阴阳运变规律。如一年内寒暑的交替互变过程,所以有六十四卦卦气周期变化。周易六十四卦(即文王后天六十四卦次序)同样也揭示了阴阳运变规律,若将“二二相偶,非反即覆”的二卦(即如屯蒙、需讼、师比......)看作阴阳变化的一个周期的话,那么周易卦序揭示的是更大的周期变化,而且指出了每个阴阳周期的卦象的不同。也就是虽然日复一日都差不多,但是每一日和每一日都不相同。

三、易学研究不能脱离参照易经发展历史的纵坐标

自孔子以来,《易经》的经文,并没有被人们真正读懂过,由此才引起浩如烟海的注释。一切神秘文化都是认知的产物。一切神秘文化,包括宗教崇拜、巫术、禁忌、后兆、前兆和占术、卜术都来自现实生活。就是说一切神秘文化都源于生活,高于生活。这个“高于生活”可理解为神比现实生活更神秘。也就是说,有什么样的社会文化氛围,就有什么样的神秘文化产品。对神秘文化的探索,最忌的就是眉毛胡子一把抓。即便在清朝的训诂学派在易经的研究也是收获平平,这是不争的事实。主要是脱离易经本身(例如不从从象数爻辞直接推演)或单一的从文字到文字做考证和解释(传统的训诂方法由经文到经文的解释表现出来的单一性在易经研究中已经捉襟见肘,因为理论决不是个人观点和华美词藻的简单堆砌,而是可验证的命题)。

1.易术产生于筮策,起源于演数,是一个漫长的发展过程。

综合《史记》与《前汉书》的相关资料,可得到下面的师徒传承表:

孔子━商瞿━馯臂━矫庛━周竖━光羽━

━田何━王   同━杨   何

       周王孙━蔡   公

       丁   宽━田王孙━施   雠━白光、翟牧

       服   生           孟   喜

                        梁丘贺

汉代的第一位易学大师就是田何。据《史记·儒林列传》:“孔子卒,商瞿传易,六世至齐人田何,字子庄。”田何是汉初人,因为是齐国(田齐)的旧族,被迁往关中的杜陵。田何的学生很多,汉代的易学家似乎都与田何有关。其中有一支是田何传丁宽、丁宽传田王孙,田王孙传孟喜、施仇、梁丘贺。孟、施、梁丘大约都生活于汉昭帝、宣帝时代。

在爻画爻卦,大衍筮法、变爻起卦法都已完成的条件下才能产生卦气说。从考古资料看来,在汉武帝之前仍然是数卦时代,爻卦尚未出现。一个直接证据来自帛书《周易》。帛书《周易》随葬于汉文帝十二年(前168年),由于帛书《周易·系辞》中没有“大衍之数五十”那著名的49个字,所以张政烺认为当时还没出现大衍筮法。非常可能,变爻起卦法,爻卦,大衍筮法都是同期出现的,而且是受到阴阳思想的拉动而出现的,这是不争的事实。

比如,汉文帝时代大衍筮法尚未出现,这需要证据。但是,一项考古发现填补了这项空白。

汝阴夷侯夏侯灶之墓在1977年春天被考古工作者打开,地点就在当时还是阜阳县的双古堆公社,墓中出土了许多竹简。夏侯灶何许人也:西汉之初随同刘邦南征北战的开国功臣,其中一位就是他的沛县老乡夏侯婴,刘邦称帝之后被封为汝阴侯,食邑就在今天的安徽省阜阳市。公元前172年(汉文帝八年),夏侯婴去世,他的儿子夏侯灶嗣位。7年之后,即公元前168年(汉文帝十二年)夏侯灶也去逝了,谥号夷侯。

夏侯灶墓中不但出土了“太乙九宫占盘”,还出土了《汉简周易》。《汉简周易》的爻画是“∧、━”样式的九六爻,而不是“、━”形态的阴阳爻。这个铁定的事实说明在汉文帝时代,“、━”形式的爻画尚未出现。我们还知道,同时代《帛书周易》的九六爻画写作“八、━”,更加证明汉文帝时代并未出现“、━”爻。有人会说,“∧、━”或“八、━”类型的九六爻画不也是八卦嘛,是吗?

夏侯灶墓还出土了“太乙九宫占”的占盘,学界称为“式盘”,或写作“栻盘”。式盘放置于墓室东边箱内,用木质材料制成。髹以黑漆。式盘是由天盘和地盘共同组成。盘心有孔可穿轴旋动。盘面上有针刻篆书并涂朱的文字。在地盘的背面与正面的冬至相重的位置,刻有“七年辛酉日中冬至”,学者认为式盘的制作于汉文帝七年(公元前173年)的冬至日,该日的干支正逢辛酉。

这个式盘的结构是这样:地盘在下,天盘在上。天盘呈圆形,放在方形地盘的凹槽里。天盘直径8.3厘米。厚0.3厘米。方形的地盘边长14.2厘米,厚约1.3厘米。地盘上有置放天盘的圆槽,这是式盘的原始特征。古人对天地宇宙的认识与现在不同,古代至少有3种宇宙观。“天圆地方说”认为,天是平面的,地也是平面的。“盖天说”则进了一步,认为天就像球冠形的车盖一样盖在大地上面,天地之间的距离是八万里。“浑天说”则认为 “浑天如鸡子……地如鸡中黄,孤居于内”。就是说,天形窟窿好像鸡蛋壳,地居其内如同蛋黄,早在战国时代就有人朦胧认识到“浑天如鸡子”,对此作出明确说明的就是大科学家张衡(78~139)。从“太乙九宫占”的天盘形态来看,所反映的不是“天圆地方”的宇宙观,因为天盘的表面不是平的,靠近边缘较薄,费那么大的功夫把边缘弄薄,决非偶然。在我们看来,其天盘就是盖天说的产物,太乙九宫占的式盘就来自盖天说的宇宙观。式盘表面有如下的信息内容:

天盘上有通过圆心的4条线(也可以说是8条射线),相互夹角为45度,线的末端与天盘边缘留有书写2个字的书写空间。每条线的两端分别刻有“一君”对“九百姓”、“二”对“八”、“三相”对“七将”、“四”对“六”字样。这与《九宫八风篇》所描述的“太乙风雨占”完全一致。这就发出了一个准确信息,“太乙风雨占”与夏侯灶墓出土之此“式盘”所反映的“太乙九宫占”确有亲缘关系,“太乙九宫占”准确无误地是由《九宫八风篇》的“太乙风雨占”发展而来。8条射线末端的数字,一、九、二、八、三、七、四、六,所在位置与3阶幻方完全一致,只缺少五。显然“五”应当在中央的旋转轴的位置,因无法书写而未能标示。这是九宫图第一次介入占卜术。围绕盘心刻有“吏招摇也”4字。诸多学者对此天盘中所出现3阶幻方存有误解。如有学者称,“九宫图是从洛书演化来的,也是洛书的一种表现形式”,“太一行九宫占盘的发现,以铁的事实否定了宋代以来疑古派对洛书真伪问题的种种诘难,使持续近千年之久的洛书之争焕然冰释”。也有人说,从此“结束了持续九百多年的《河》《洛》真伪之争”!《周礼·冬官·輈人》中说:“轸之方也,以象地也。盖之圆也,以象天也”。什么意思呢?车厢是方的,象征地;车盖是圆的,象征天。这样一来,“轼”就成为车厢与车盖之间的关键部件。式盘的天盘象征天,地盘象征地,天与地之间找不到一个与天、地都有联系的词语。既然车盖象征天,车厢象征地,在车盖与车厢之间可以找到一个“轼”字可间接的与“天”、“地”挂钩,那就以“轼”来命名式占的天盘与地盘吧!轼是木制的,后来就写成“栻”,再后来就简写为“式”。

从汉昭帝、宣帝时代起,在易学研究方面确实出现了一派不同于过去的新气象、新面貌。首先是一代易学新思维研究群体的掘起,那就是田王孙的三位学生,并称汉初三大家的孟喜、施仇、梁丘贺。他们的生卒年不可考,估计都生活于汉武帝后期或昭、宣时代,而且还出现了易卜系统的个体发明卜种,就是焦赣的《易林》和扬雄的《太玄经》。

焦赣,字延寿(也有人说他姓焦,名延寿,字赣)自称是孟喜的学生,发扬光大了卦气学说。焦延寿的著作有《易林》、《易林变占》,其中《易林》一直流传至今。《隋书·经籍志》载有焦氏撰《易林》十六卷。《易林变占》十六卷。《旧唐书·经籍志》载有焦氏《易林》十六卷,《新唐书·艺文志》、《宋史·艺文志》亦有著录。从《易林》可一眼看出,爻变起卦法在焦赣时代已经出现,而且也说明了爻变起卦法的产生机理。刘向说“焦延寿独得隐士之说,托之孟氏,不相与同。” “其说长于灾变,分六十四卦,更直用事,以风雨寒温为候,各有占验。”(见《汉书·京房传》)这些思想后来被其弟子汉代著名易学大师京房继承和发挥。历史记载焦赣是西汉时梁人(今河南省商丘县南),家贫贱,因好学而得到梁敬王的资助。学成之后,为郡吏察举,汉昭帝时由郡吏举为小黄令(西汉陈留郡之属县,今河南兰考附近)。据说在他任职期间,预先就知道奸邪盗贼的出没,设伏等待,奸盗之事从不发生。(《汉书》:“先知奸邪,盗贼不得发”)后因“爱养吏民,化行县中”,被举荐,升迁外地为官。三老官属上书挽留,得到批准,并使官职增高。最后死于小黄这个他上任的地方。

   卦气说也是在爻画爻卦,大衍筮法、变爻起卦法都已完成的条件下才出现的。简单的说,“卦气”就是以六十四卦配四时、十二月、二十四节气、七十二候。其祥细内容已与本书主旨无关了。有人概括说,卦气说始自孟喜,显赫于焦赣、京房,深化于《易纬》,辉煌于马融、郑玄诸人,登峰造极于虞翻。孟喜所著的《孟氏章句》今已失传,但唐代尚存,所以唐代的天文学家一行还能看到。今天从一行的易学著作《卦议》中知道个大概。在汉武帝后期,最迟在汉昭帝、宣帝时代出现了大衍筮法、爻卦、变爻起卦法。

可以肯定的说,八卦符号真正定型最晚不会迟于东汉。筮卜在发展中的重大突破是什么?如营数止于九的二元数卦的出现,变爻起卦法的产生,数卦变为爻卦,甚至《易经》卦序的变化,这些都是重大变化,但在文献记录和传统易学中,对这些都闭口不谈。不论是孔子---田何系统的易学家,还是此传承系统之外的易学家,他们似乎都与易卜发展中的重大事项无关。

从筮法形成方式来说,大衍筮法是“演化型”的筮法,是经长期演化而形成的最终卜种。从青墩数卦算起,筮法经过两千多年的演进,到汉武帝之后,数卦已发展为爻卦(现代形式的“”爻画),同时也开发出大衍筮法和变爻起卦法。阴阳爻的实物证据是《熹平石经》。东汉灵帝熹平四年(175年),汉灵帝命《五经石碑》以“树学门使天下咸取则焉”。名为五经,实则 七经,即《周易》、《尚书》、《诗经》、《礼记》、《公羊传》、《论语》、《春秋》。它们都刻在1丈高,4尺宽的巨型石碑上,立于京都洛阳鸿都门外附近的太学门外,上有瓦屋,外设栏障,且派官吏看守,足见当时的重视程度。经书都用古文、篆书、隶书三体书写,由大书法家蔡邕所书。熹平石经湮没后,从宋代开始,陆续都有零星出土。其中《周易》的阴爻都写作“- -”,阳爻都写作“━”。这是我们今天所能见到的年代最早的“━、爻画。

2. “河图”“洛书”的研究历来面临着歧义的挑战。

《尚书·顾命》记载了周康王(前1020~前996在位)继位时的陈饰摆设情况:“大玉(华山玉)、夷玉(东夷玉)、天球、河图,在东序”。意思是说,大玉、夷玉、天球、河图陈列于大殿的东侧。这句话只有“河图”而无“洛书”。“河”是黄河,“河图”就是黄河之图,这个图的具体内容是什么?古人惜墨如金,空添了后人的猜测,也留给后人巨大的想象空间。《管子·轻重·戊》(《管子》第84篇)曰:“虙戏(伏羲)作,造六峜(音fǎ,古文“法”字),以迎阴阳,作九九数,以合天道,而天下化之。”《汉书·五行志》接着写道,有一天周武王问箕子,洛书是怎么回事?箕子说出了“洛书本文”,共65字: “初一曰五行,次二曰羞用五事,次三曰农用八政,次四曰叶用五纪,次五曰建用皇极,次六曰艾用三德,次七曰明用稽疑,次八曰念用庶征,次九曰响用五福,畏用六极。”《尚书传》曰:“天与禹洛出书,神龟负文而出,列於背,有数至于九。离遂因而第之。以成九类常道。所以次叙。”这是说,龟背上文字不是依次排列的,而是在九宫格中按幻方数字排列。隋代的肖吉在《五行大义》卷一《论九宫数》中说得更明白:“初一曰五行,位在北方,阳气之始,万将将萌。次二曰敬用五事,位在西南方,谦虚就德,朝谒嘉庆。次三曰农用八政,位在东方,耕种百谷,麻枲蚕桑。次四曰协用五纪,位在东南方。日月星辰,云雨并兴。次五曰建用皇极,位在中宫,百宫立表,政化公卿。次六曰入用三德,位在西北,抑伏强暴,断制狱讼。次七曰明用稽疑,位在西方,决定吉凶,分别所疑。次八曰念用庶征,位在东北,肃敬德方,狂僭乱所。次九曰响用五福,威用六极,位在南方,万物盈实,阴气宣布,时成岁德,阴阳和调,五行不忒。《黄帝九宫经》云:戴九履一,左三右七,二四为肩,六八为足,五居中央总御得失。”《尚书传》、《五行大义》的观点表明,在南北朝时代已经出现了另类观点。

这种观点认为,河洛的内容不是文字的,而是图示的。也就是说,在南北朝时代,已经分化为文字派与图示派。东汉末的学者郑玄(127~200)注解道:“记用九室,谓法龟文也,取此数以明其制也。”郑玄的意思是说把明堂九室的编号与3阶幻方一致,是对龟文的仿效。这是文献中第一次把龟文与3阶幻方联系在一起。以上还谈到伪《尚书传》和《五行大义》也是这种看法。两宋学者蔡元定(1135-1198年)认为:“《洪范》明言‘天乃赐禹洪范九畴'。而九宫之数载九履一,左三右七,二四为肩,六八为足,正龟背之象也。蔡沈(蔡沈(1167—1230),南宋学者,少从朱熹游,后隠居九峰山下,注《尚书》,撰《书集传》,其书融汇众说,流传甚广。在《尚书·洪范》注中,他说:“世传戴九履一,左三右七,二四为肩,六八为足’,即洛书之数也。”遂将刘牧在《易数钩隐图》的两幅图的名称加以对换,把“九数图”认定为洛书,即3阶幻方。蔡元定的观点得到朱熹(1130~1202)的首肯。朱熹在《书河图洛书后》写道:“《明堂篇》有二九四、七五三、六一八之语,而郑氏注云‘法龟文也’。然则汉人固以此九数为洛书。”从此河图、洛书的形式基本被确定下来:“十数图”是河图,“九数图”是洛书。我们所能见到“河图”、“洛书”给我的整体印象就是它们是在战国初期先后出现的。“河图”出现较早,“洛书”出现稍晚。后来才把这两者联系到一起。最初它们只是祥瑞的象征,后来才视为效法的准则,并把洛书的载体落实到龟。《汉书·五行志》认为洛书的本文就是“九畴”,共65个字,开创了河洛的“文字派”;最迟到了东汉末刘玄开始把龟文与洛书联系起来,成为后世“图书派”的先驱者。直到隋唐,“文字派”一直占主导地位。

到了五代华山道家学派开发出用黑白点图示河图、洛书的办法,文字派销声匿迹。

宋代学者的河图、洛书观点对后世产生了深远影响。此后许多古代数学、易学著作都把黑白点的河图、洛书列于卷首。影响及于国外的学术界,有些国外数学著作也采用这一说法。出版于1962年的一本国外组合数学名著的开篇写道:“组合数学……是一门起源于古代的数学学科。据传说,中国的大禹(约公元前2200年)在一只神龟的背上看到如下幻方……”显然,这不是历史实况!从历史的真实的角度来看,把“河洛”视为黑白点组成的图形,在今天看来无疑是一场闹剧。但是,从易学角度来看,宋代学者的们的这些学术成果,开创了一个庞大的以河图、洛书命名的“‘图’‘书’学派”,创建了宋代象数易学的新体系,开创了易学的新辉煌,无疑是易学的又一里程碑。(参见俞晓群《数术探秘》261页)

3. 有了精密的历法之后,干支才用以记月,记年。

干支的起源很早,有人指出,夏代后期的几个君王的名子叫孔甲、胤甲、履癸,可能是在甲日、癸日出生,因以命名。果如是的话,至少天干在夏末就出现了。天干是10个字: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地支有12个字: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天干与地支依次相配就成为以60为周期的“花甲子”,用以记日。殷墟甲骨中就出现了完整的60花甲子表。这片甲骨的收藏者是著名的甲骨文学者于省吾(1896~1984)。他说:“其中有一半甲骨纪事刻头,反面是干支表(图五),正面是一百七八十个字的记事刻头。记的是帝乙、帝辛(商纣王)时打仗俘虏的卒帅车马盾矢和用俘首祭祀祖先的事情。在我们所见到的已出土十多万片甲骨文之中,这是最长的一条,也是殷末最重要的一段战争文献。”可见这片甲骨是商纣王时代的,距今至少也有3000多年。这块商代甲骨上刻有:

1 甲子 13 丙子 25 戊子 37 庚子 49 壬子

2 乙丑 14 丁丑 26 己丑 38 辛丑 50 癸丑

3 丙寅 15 戊寅 27 庚寅 39 壬寅 51 甲寅

4 丁卯 16 已卯 28 辛卯 40 癸卯 52 乙卯

5 戊辰 17 庚辰 29 壬辰 41 甲辰 53 丙辰

6 已巳 18 辛巳 30 癸巳 42 乙巳 54 丁巳

7 庚午 19 壬午 31 甲午 43 丙午 55 戊午

8 辛未 20 癸未 32 乙未 44 丁未 56 已未

9 壬申 21 甲申 33 丙申 45 戊申 57 庚申

10 癸酉 22 乙酉 34 丁酉 46 已酉 58 辛酉

11 甲戌 23 丙戌 35 戊戌 47 庚戌 59 壬戌

12 乙亥 24 丁亥 36 已亥 48 辛亥 60 癸亥

(注:表中的阿拉伯数字序数词在甲骨文中是没有的)

这片甲骨上的甲子表与今天所见到的花甲子表一模一样、毫无二致。这个甲子表,既可做检索之用,也是实用的日历表,当然也可以当教材用。

在我国用干支记日,从很久之前的某一天开始后直到今日,60花甲子周而复始从未间断过,也是世界史上的一个奇迹。毕生研究中国科技史的英国学者李约翰博士把天干与地支的配合关系比喻成两个齿轮的啮合,这个比喻是非常创意的。但是,12齿的齿轮与10个齿的齿轮啮合、这在机械设计中是不允许的,因为这就不能使主动轮的每一齿都与被动轮的每一齿两两接触,这将出现齿轮传动中的各齿磨损程度不均。把10齿的齿轮的各齿依次写上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并依次编号;在12齿的齿轮(地支轮)上,各齿依次写上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也依次编号。位于偶数的齿就叫“偶数齿”,位于奇数的就是“奇数齿”。再将10齿之轮的“甲齿”与12齿之轮的“子齿”相啮合,转动齿轮,我们将发现,“天干轮”的偶数齿只与“地支轮”的偶数齿相啮合;“天干轮”的奇数齿只与地支轮的奇数齿相啮合;而奇数齿与偶数齿之间,则“齿至老死不相接触”。所以,我们只能看到上面甲骨刻辞中的所列出的那种60花甲子,另一套花甲子,即甲丑、甲卯……乙子、乙寅等等,是永远也看不到的。干支记日开始于历法还不太精密的时代,只要记准日子的相对先后序列就可以了,有了精密的历法之后,干支才用以记月,记年。

爻数与历法密合无间。古人为记事的需要,将八卦重叠为六十四卦,每卦六爻,共384爻:360+24(4×6)一年日数360,一年四季数24节气。

19863月,天水市小陇山党川林场放马滩护林站这个地方发现墓葬100余座,当时发掘的秦汉墓葬其中有13座为秦墓。在这批墓葬中共出土文物400余件,其中出土的木板地图是中国现存最早的实物地图;纸质地图属于西汉初期的纸张。这些发现曾震惊中外,对于研究中国古代地图学史和科技史都具有重要价值。而秦墓中出土的竹简,也为了解先秦社会和秦朝北方地区的历史文化提供了弥足珍贵的史料。

1号墓竹简的主体是《曰书》,共有453枚,甲种《日书》73枚,乙种《曰书))380枚。李学勤先生认为《墓主记》又是一篇我国最早的志怪小说,可见,它还具有文学上的独特价值。所谓《日书》就是一些专门从事占卜等活动的人(日者”)根据天象变化进行占卜时曰宜忌和人事吉凶与禁忌所编写的历书。《律书》章则将十二律与历法相联系,配以五行、曰辰,占卜、人事的各种吉凶;《四时啻》章涉及筑室、杀牲、开地穿井、伐木、种植等活动在四时各月适宜与否。不难看出,甲、乙两种《曰书》所论吉凶禁忌,除了农事经济活动之外,与人事相关的衣、食、住、行、生、老、病、死各方面几乎无所不包,且人事方面多有社会政治、文化民俗等内容。据《史记·日者列传》介绍昔先王之定国家,必先龟策日月,而后敢伐,正时曰而后入。冢产子,必先占吉凶,后龟有之。可见,在当时上自国家大事,下至百姓生活,许多事均要通过日者占卜吉凶而决定取舍。

我国第一部有完整文字记载的历法是太初历。太初历从太初元年(公元前104年)行用到东汉章帝元和元年(公元84年),共行用了188年。《太初历》规定一年等于365.2502日,一月等于29.53086日,比“颛顼历”精密。太初历将原来以十月为岁首改为以正月为岁首,以没有中气的月份为闰月,使月份与季节配合得更合理;太初历采用有利于农时的二十四节气,调整了太阳周天与阴历纪月不相合的矛盾。这是我国历法上一个划时代的进步,也是科学的进步。

综上所述,《羲易河洛渭数溯源》的成功出版,在于书中对伏羲易三衍河洛渭数和传世的太极、河图、洛书、渭相、八卦的起源的畅想,这就既体现出易学研究的多样性与可能性,又体现出强烈的问题意识,回归传统、呼应时代的特点非常突出。当下社会文化发展日益多儿化,学术研究环境更加宽松自由,人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未来的易学研究将会有更大的突破和更新的研究成果出现,尤其是随着易学研究与时代精神的不断呼应与交融,会涌现出更多代表时代精神与传统意识的易学研究新成果。

尤其是当前,省委、省政府提出,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建设要围绕“一带三区十三板块”的总体布局来推进。天水作为丝绸之路文化发展带的重要组成部分和陇东南文化历史区的核心区域,在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建设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和作用,规划之中的建设华夏始祖文化区,是打造全球华人祭祖圣地无疑是工作的重中之重。天水,这个富有诗意充满想象力的名字,是由周易八卦直接衍生的。天水是伏羲易学的发源地。天水,即“天一生水”之谓也。古往今来,从名称到内涵,天水始终和伏羲文化联系在一起。建立始祖文化区,伏羲文化是魂。伏羲是中华民族敬仰的人文始祖,居三皇之首。伏羲“一画开天”,始成八卦,开启了我们的民族文化之源。伏羲文化源远流长,中华文化博大精深。这几年,天水通过主打羲皇故里和伏羲文化品牌,产生了众多文化优秀成果,其中不乏研究伏羲文化以及易经科学内涵的好作品,总体讲这些成果无论从数量和质量还显得不够,与天水这个历史文化名城、羲皇故里这样彪炳人文的品牌很不匹配。《羲易河洛渭数溯源》用十多万字的篇幅要包容如此多的理论内容,这本身就是一种挑战,也许作者有真理不辩自明的自信,或为读者节约篇幅以减少成本的考虑,对一些易学理论热点的不同观点有时也只是告诉读者思考结果,所用资料有时也未标明出处。总之,在阅读本书时,读者应具有一定的国学基础和易学常识,用学习批判的眼光阅读一定会大有收获。本书尽管有这样那样的不足,一些论点或许在交流中会进一步补充完善,这在学术探究中都属正常,仍然不影响本书的阅读价值。为使始祖文化在海内外的影响力不断扩大,为使华夏文明传承创造示范区建设取得新成果,为使伏羲文化和易学研究进一步发展,我们希望更多如同《羲易河洛渭数溯源》这样的作品问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