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程旺 姚春鹏:近30年先秦儒家易学思想研究述评
 

近30年先秦儒家易学思想研究述评

程旺 姚春鹏

(曲宇师范人学哲学系,山东日照276826)

摘要:近30年,在出土简帛文献的助推下,学界关于先秦儒家易学的研究取得了长足进展;在总体性论述、孔了易学、孔了后学与惕)),孟苟易学等方面都展开了相应的研究,尤以孔了易学成果最为丰富。检讨以往的研究成果,展望未来先秦儒家易学研究,易学析学的方法应成为行之有效的研究进路。

   关键词:先秦儒学;易学;孔了;帛}弓易传;易学析学

   先秦儒学和易学是中国析学史上的两大显学,一直是学者们关注和探讨的重点领域,相关研究论著和学术文章层出不穷。晚近出土的简帛文献(如妈土堆帛}弓)),(}`"3}店楚简)),红博楚简))),也卞要涉及这两个领域,这更激发了学者们对这两个领域深入探索的兴趣,使得先秦儒学和易学的研究水平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同时,这些切近先秦儒学和易学的简帛文献,也使我们看到了勾稽先秦儒家易学思想轨迹的可能。本文就以帛}弓惆易》公布、释读、研究的大致展开为起始(帛}弓惆易握于1973年既己发掘出土,但其公布己是10年之后,1984年(}}R物)}} 3期首次公布了((4土堆帛}弓<六十四卦>释文浓至于帛}弓锡传)h}篇的陆续公布,则一直延续到了90年代),对近30年学界借助简帛文献在先秦儒家易学领域取得的新进展作一评述,以供研究之便。

   一、总体性叙述

   总体来看,先秦儒家易学思想的研究涉及到儒学史和易学史两个层面。从儒学史层面看,儒学史类的著作是从儒家思想的传承角度来叙述,一般不会抽离到经学的层面进行阐发,因此大都没有提及儒家学者的易学思想,如((+国儒学史·先秦卷))(土钧林著,广东教育出版社1998年版);从易学史的层面看,易学史类的著作的着眼点是叙述易学思想的发展历程,但是这类著作对先秦易学涉及的较少,盖因先秦以前还鲜有系统的易学著作,故一般性的易学史叙述也就提及锡传)))如朱伯昆锡学析学史·第一卷))(华夏出版社1995年版)在“先秦时期”一编除对锡传斓发较详外,“春秋战国时代的易说”涉及先秦儒家其他方面仅简略提及了孔了、偷L记))}C苟了易学;不过,朱先生这部具有开拓性意义的易学史专著,还是为我们的研究提供了很好的研究范式—易学析学的诊释方法,并目朱先生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国传统析学,特别是儒家系统的析学,同儒家经学的历史有密切的联系。此是中国传统析学的一大特色。可是,近代以来,讲经学史的,不谈其中的析学问题;讲析学史的,又不谈其中的易学问题。就后一种倾向说,由于脱离经学史,谈历代析学思想,总有隔靴挠痒之感,不能揭示其形成和发展的理论渊源。’,}‘]这对我们今后的析学史研究尤有警示作用。廖名春等著幻n易研究史))(湖南出版社1991年版)对先秦易学的论述较朱著详细,在“先秦易学”首章中不仅详细分析了惕传)XI}易学,还从占盆易说和义理易说两方面介绍了先秦易学的概况,特别强调了占盆易说和孔了义理易说对后世易学发展具有重要影响;先秦时期占盆易学大致包含变卦、辞占、象占二种方法;义理易学方面又从春秋和战国两个时期分别叙述,春秋时期义理易学表现为疑占说、引证说、

以德代占说,战国时期的义理易说卞要介绍了苟了易说、(V+:了》易说、《昌氏春秋》易说(G'}}c国策踢说,阐发较为全面。这些开拓性的研究是很有范导意义的。吴前衡遗著《<传>前易学))(湖北人民出版社2oog年版)是先秦易学研究领域不得不提的一部新作,所谓+ ((}} >)前易学”即探索锡传》发生之前和惕传股生过程之中的易学,这一体系的创立是吴前衡先生在对春秋易学领域深入的研究上,汲取出土文献以及西方存在卞义解释学、语言析学的思想养分,创造性地构筑而成;在“银》前易学”的思想框架下,吴先生对孔了及锡传赌口有所论及,虽不乏思想诊释上的创见,但体系建构的优先考虑也难免影响思想的完整阐发;而A.,被称为“建构易学的童年”的“州乌》前易学”能否经得起思想史进程的考问,还有待时间的验证。

   这一时期,台湾地区“锡》{耸的薪传与后续的研究甚为活络”}2],不亚于大陆,是我们所不能忽略的。如关涉先秦易学研究的著作就有屈万单你七秦汉魏易例述评》二卷(台湾学生1J局,198s年版)及胡自逢((%秦诸了易说通考))(台北文史析出版社,1974年版):前者上卷就卦交辞及十翼分别探其易例,并就先秦至西汉武帝之前典籍中涉及惕猪,而求其易例之所在,下卷则述以象数解易之群例;后者围绕先秦诸了与惆易》的关系,从“( n易幼周代通引之防nJ“先秦诸了引述易文以立说”,“先秦诸了应用易义以释事理”,“先秦诸了之言占盆  n/}/“先秦诸了说易之方式”,“由先秦诸了易说反观惆易》‘}弓今存之意义”等六个方面对先秦诸了的易学进行了研究,有辑佚,有析论,有考证,是一部关于先秦易学的有得之作。台湾易学研究成果中高怀民先生的《光秦易学史》(台北:商务印}J馆,197s年版)尤其值得一提,这应该是先秦易学史领域的第一部专著,实有开创之功,其把先秦易学的特色概括为“因时乘变的析学”、“朴质实用的析学”、“赞颂生命的析学”、“鼓舞人性的析学”也是富有见地的;但是纵观(((i};秦易学史浓其理论构架与总体分期却给人以武断造作之嫌,虽饱含卞观想象之分析,但文献论据的客观印证却不尽确凿、周延;如高先生厘定的“儒门易时期”,介述了赞易之爷孔了及十翼,陈示了其中涵润的儒门易理特色,认为孔了顺应时变,本着其在天命方面的特殊体认,对盆术易的信仰对象—鬼神采取敬而远之的态度,对卦交辞赋以新义,同时排斥盆术,而使盆术易变为儒门易,由神道到人道,理性观念抬头,注重对“所以然”的易道的探索,易之二义也是本此而生;总之,儒门易是发于道,收于道,落于人,复自人,一往一反,}i,如其基本一作用乾坤之往来,成一圆道周流,是一“完整而美的易学思想体系’,}3]。其实,高先生把先秦易学分为伏羲、周文土、孔了与老了二个时期,重点论述了符号易、盆术易和儒门易二个时期的易学,而未及考察春秋战国时期其他人物和典籍的易学思想,这不能不说是一种缺陷,而目这也不是思想史研究应有的立场,套用高先生批评顾领刚“有史学家的勇气,而缺乏史学家的眼光”的这句话,我们亦可以说高先生“有易学史家的勇气,而缺乏易学史家的眼光”。

学术文章方面,总体上论及先秦儒家易学的有土葆炫的蠕家学院派<易>学的起源和演变))(晰学研究》1996年3期),在( n易玛先秦儒家的关系问题上,土葆炫先生提出“先秦儒学中易学从属于礼学”的新观点即在一方面承认先秦儒家典籍的确包括惆易浓先秦儒学的确包括锡脖在内,在另一方面却要说明先秦儒学单锡》{耸的特殊位置:(( n易》之J尚不能与《诗浓((IJ蜷秋》汗歹日,而只不过是((j匕经锄附属品;惆易》之学尚不能与礼学相提并论,而只不过是礼学当中不甚重要的一部份。这篇文章引起了一些辩难和回应,如赵建功((’’先秦儒学中易学从属于礼学”说献疑))(烟际易学研究·第七辑)),华夏出版社2003年版)一文对土葆炫文提出质疑,对其卞要论点逐一辨驳,指出其论据似乎都不太可靠故这一新观点尚难以成立由此得出的其它推论也有待重新斟酌。其后,赵建功又作饥秦儒家易学略论))(烨中科技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2年6期),通过史料考证,论证孔了很重视惆易浓孔了钟以惆易徽授弟了,进而阐明绝大多数先秦儒家(如孔了、孔了传易弟了、了思、公孙尼了、苟了、梅仔店楚简·六德;&店楚简·语丛一>}I}作者等等)都很重视惆易浓惆易脱其卞要研习经典之一,目其易学造诣很高,并认为他们在讲进学顺序时经常不提惆易浓只是由于他们认为读}弓次序应该是先易后难,周易最难读,不宜初学和人人皆学,但绝不意味着他们不重视惆易))o此文也是回应土葆炫文章的持续思考,故其论点虽较全面地涉及到先秦儒家易学各方面,给我们很多有益的思路,但也只是提纲式的“略论”,没有能深入地阐发。日本学人池川知久惆易与原始儒学》( ((a青华大学学报(析学社会科学版)))2002年3期)与陶磊挥期儒家与易学))(惆易研究》2004年4期)两文皆着眼于出土文献,统论先秦儒家与易学的关系。池文通过对通行本惆易》与马土堆锦}弓周易撇对比分析,具体讨论惆易玛原始儒学的关系,以及儒学早期发展的历史和惆易)}'学的诞生等问题,卞张孔了学锡》汗不一定是在现实时间上出现的历史事实,而是作为从战国末期开始的惕锄儒教化的虚构产物;锡漪午嗬了》中还没有完全达到被认为是经典的程度,因而惕锄儒教化的真i1,意义上的进行,应该考虑是在苟了之后的战国末期到西汉初期;惕源本是占irh-/. /.之}弓,直到战国末期以前,不仅尚未成为儒家的经典,而目和儒家没有千}一么关系。陶文则相信史载孔了学锡)}l'7事实,但并不直接讨论该记载的真实性,而是想通过考察易对晚年孔了及其传人的思想的影响,来证实司马迁记述的可靠性;他将郭店儒家简界定为了思学派作品,经过对“损益”、“德行”、“恒常”、“早期儒学中的神秘因素”儿个问题的分析,揭示早期儒家部分思想的易学特征,揭示他们因读惕)h}IJ产生的新观点与新方法;从郭店儒简的思想看,其中有不少明显受易学影响的痕迹,从孔了到了思及其弟了的早期儒家的思想中来自于易学的东西很多,这说明早期儒家与易学的关系很深;总之,这些事实说明,易学对早期儒学发生过很大影响,这些影响均发生在儒家思想学术内部,像其它经典一样,惕经地是以一种思想资源的形式出现的,并不存在外部易学影响早期儒家思想的问题,实际上,自孔了好惕妍始,惆易城己成为儒家的经典之一了。这是有关先秦儒家易学研究总体上的概况,下面就择要地梳理一下涉及先秦儒家易学的专题研究现状。

二、孔子易学研究

   孔了易学研究是一个涵义指涉非常复杂的学术问题,但学界的研究成果大致可以化约为两类:一是关于孔了与惆易)}T传关系的争论,一是对孔了易学思想的研究。同时,由于锡传)),帛}弓惕传肿都保存了相当比重的孔了易说,此处亦会对一者的研究现状作简要地梳理,当然,着重点在于检讨儒学视域下关涉孔了易学的研究现状。

   (一)孔了与惆易)}T传的关系

黄沛荣先生钟将孔了与惆易)}}r传的关系分疏为四个了问题:“一、作锡))(作卦交辞)问题;一、学惕A题;二、赞锡))(作传)问题;四、传锡》问题。”’“{鉴于学界的讨论卞要集中于一、二点所以此处将重点总结孔了学易问题与孔了作传问题。这两个问题本都应是很确定的事实,因为不论是夫了自道(能语·述而》《帛}弓易传·要)))还是史}软((t记》叙}弓)))记载,都是很明确的,如((t记·孔了世家翔载:“孔了晚而喜惕)),序椽》炼》橡)) ((iu卦》((x言))" o但是疑占思潮的盛行,使这一问题钟完全走向了受质疑、被否定的局面;不过随着近年来的“释占”、"i1,占”工作的进行,“走出疑占时代”逐渐成为卞旋律。

L关于孔了学易问题

否定孔了学易的卞要是据(LT典释文》载+(‘易’为‘亦”,,从根本上取消夫了自道“五十以学易”的真实性;1973年出土的西汉中期的定州汉简能语》也作“亦”,给这一说法增加了祛码。土葆炫就据此改变了看法:“我们恐怕不能再坚信孔了钟认真地学惕》戈十分重视惆易腼应认识到孔了与锡》即使有关,这关系也一定是单薄的。’,}5]肯定孔了学易,也大都围绕“五十以学易”章的考辨展开讨论。昌绍刚指出:“若易为亦,说孔了自己希望从五十岁开始学习,于理难通。况目易、亦占代不同音部,不大可能读为亦”6]林忠军则从陆德明怨典释文·周易音义肿有关亦的注释中找到二条旁证,证明“‘鲁读易为亦’是指读音而言”,“孔了学锡》可信”’7{李学勤((’’五十以学易”考辨斯寸论了“加我数年”章的意义,澄清了历史上对此章的相关误读,引出“鲁读”问题及惠栋、本川成之的运用,辨明玛友兰、黄庆营等人反驳鲁读问题的观点,并在结合音韵学、占文字学、考占学、《论语岑窝章结构等理论成果综合分析基础上,得出结论:“价仑语·述而》沂载孔了自言‘五十以学易’等语,是孔了同惆易》‘}弓直接有关的明证。虽有作‘亦’的异文,实乃晚起,与作‘易’的本了没有平等的价值。我们探讨惆易玛孔了的关系时,可以放心地引用谜而腿一章,不必顾虑种种异说的十扰”。}8]李先生的论证得到许多学者认同。其后,学者们再去面对“鲁读”问题就从容了许多,而目开始进一步讨论孔了学易的时间问题。廖名春在《<论语>“五十以学易”章新证》(((+国文化研究》1996年春之卷)一文中,也是从分析“鲁读”问题入手,爬梳历代注解,结合帛}弓惕传别守此章贞定为孔了晚年(自卫反鲁之后)深入学锡趁后的追悔之言,其意思是:“再多给我儿年时间,只要我从五十岁时就象现在这样学惕浓就可以不犯大的错误了”。郭沂((IL了学易考论》(份L了研究》1997年2期)则在辨明“鲁读问题”之后,考察锐语渐卜释本身及其它文献,得出“加我数年的真11,含义”是“如果我再年轻儿岁”,“孔了学易的时间”应是“孔了五十六七岁到六十岁之间”,并初步论证了“孔了学易的过程与原因”。梁涛好L了学<易>考))(《中华文化论坛》2000年4期)考辨关于此章的相关争论,得出结论认为:“五十以学易”是孔了五十岁以前的言论,孔了可能很早就己经接触惆易浓但他这时卞要视之为占盆之防,快五十岁时认识到了惆易趁于人生的指导意义,但没有时间重新学习惆易浓直到晚年自卫反鲁之后,才真11,有时间来学易,孔了的易学见解卞要在晚年提出,但他对惆易撇思考经历了从五十岁到七十余岁一个漫长的过程。这些成果基本代表了近年来大陆学界关于孔了学易问题相关争论的卞流观点。台湾黄沛荣先生讨论孔了学易问题,提出了五项理由肯定孔了读惕腼噜论趁不可从,对此问题讨论有廓清之功,可资借鉴。}9]

与此相关,陈坚((’’韦编二绝”:孔了晚年的宗教诉求一孔了与《易经》狡系新论》(惆易研究))2 007年l期)对孔了学锡铜题提出了一种新认识,认为孔了与铸浓((I弓浓((j匕浓《乐》之间的关系是一种学术(包括教育)的关系;孔了与惕锄关系则是一种宗教行为,体现了孔了晚年深刻的宗教诉求,而并非一种学术的关系。

   2关于孔了作传问题

   这个问题实己经涉及到孔了易学文献考证的问题,除锐语黝卜,还有哪些文献能用来挖掘孔了的易学思想?从历史上的争论看,这卞要是针对锡传》的设问。郭沂((<易传>成}弓及性质若十观点平议))(挤鲁学刊》1998年l期),对唐代以前形成的认为惕传冰于孔了的传统观点、宋人欧阳修以来认为锡传》是一部成}弓于战国以后巨与孔了无直接关系的儒家经典的观点、近年来陈鼓应先生提出的认为锡传环但成}弓于战国以后而目是一部道家系统作品的观点等二种观点逐一进行评述,指出了这些观点的偏失之处。虽然该文总结道:“但从本文的讨论看,关于惕传撇性质和成}弓时代等问题,多方面还值得进一步探讨”,但郭先生还是有自己的一家之言,在纵早期<易传>到孔了易说》(《国际易学研究》第3辑)一文中,郭先生提出锡传》内容大致由两部分组成,一为形成于锡经浓之后、孔了之前的早期惕传浓一为孔了易说,并对锡传》匕篇作了考证分析,细致地辨析出这两部分的内容。这种新说并不是无可商榷,惕传肿有很多后世窜入、增补的内容,将其归之于早期锡传》或孔了易说显然都不太合适。还有一种比较有代表性的观点,即认同惕传;F非一时一人所作,但也不完全否认传统易学所谓的孔了与锡传>}l}渊源关系。如戴琏璋认为:“锡传;}非孔了所作,可是从各篇内容观察,说是出于儒者之手并无可疑,而孔了诊释经义,引用经文的态度,对于锡传锄形成所产生的影响,也不容抹杀。,} I lol黄沛荣也提出“今自锡传》七种验之,其内容虽与儒家思想渊源甚深,然究其内容、修持、句法等方面,颇有战国以来著作之特色,故绝非孔了所手著。盖自孔了传惕》于门人弟了,其初仅日耳相传,后乃陆续写定。故锡摊七篇之内容与孔了之思想有极其深厚之关联性。此种现象,与一般先秦典籍流传,写定之过程相近……要之,孔了与n易)}T传之关系,乃在于其研究惕经浓并吸收阐扬锡经胶理,以传于门人后学也。’,}川这种折衷卞义的观点有很大的说服性,并11,确指出了孔了思想之于惕传锄渊源关系,但其立论前提承认“非

一时一人之作”时,“何时何人所作”追问中恐怕就不再考虑孔了的位置了。易学家金景芳先生匠心独运,指出“锡传》之中有记述前人遗闻的部分,有弟了记录的部分,也有后人窜入的部分,除此之外其余部分都应是孔了所作”‘2]昌绍刚先生承续师说,提出惕传纳容至少包含四部分内容:“有孔了自撰、弟了记录孔了语、采取前人旧说、后世人窜入四类情况’,,}‘3]这种观点很有启发意义,既不违史}弓之记载,亦不失文献史料之依据。由此,说惕传粉篇并非全为孔了所作是可以的,但卞张孔了未做过惕传狈」不可。其实,锡传》内容成分十分复杂,我们不能在未加甄别的情况下,把惕传》全部归属为孔了所作;同样,我们也不能根据其包含的前人旧说、后世窜入、增补、错简等内容,而否认孔子种作过“易传”。我们应详加甄别、考证,并审慎地把属于孔了易学思想部分的著作权归于孔了,如同我们可以把锐语>XI}著作权归于孔了,虽然能语胞含着弟了语录以及(疑为)后世窜入的部分章节;何况惕传>XI}卞体乃是孔了自撰以及弟了记录孔了语,后世窜入增入的部分也多是对孔了易说的引申发挥,惕传坂映的本是孔了的思想特质,代表了孔了的易学观。这也诚如杨亚利先生好L了作<易传>述论》(仙东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Zoo2年6期)对锡传撇著作权应归于孔了的分析,杨先生还特别指出惕传触于山东,有邹鲁文化背景,是有独立思想体系的系统著作;惕传)X}F者的情况应视为孔了在自己整个思想体系框架下新的诊释、合理利用,惕传)}l'7著作权应归孔了。其实,自金景芳先生根据自己多年学锡》所得,衡定惕传粉篇基本上为孔了作之后,昌绍刚、谢维扬、李学勤等一大批易学专家都泰之如尘泉,对孔了作惕传》之说做出让人难以质疑的学理论衡与史料考证。如昌、谢一先生发扬师说,前者从思想史、历史文献学、考占文献学二证,坚信“今本惕传欺I系孔了作,它的思想属于孔了。”}‘“];后者重点从反驳欧阳修、崔述等否定孔了与锡传)}J`系所谓“内证”入手,认为“锡传》是占代世界杰出的文化伟人孔了的一部代表作”。}‘5]李学勤更是从文字学及出土文献方面,对金派之说提供了非常有利的证据,坐实了孔了对锡传岌内u著作权”:“孔了之于n易》不仅是读者,而目是某种意义上的作者。他所撰著的就是惕传))on“孔了晚年好锡浓锡传》或出自手,或为门人弟了所记,成}弓约与《论语期司时。自了思至苟了等人都钟引用,绝非晚出之}弓。当然,那时锡传撇面貌,不一定和今传本完全相同。这是占}弓通例,不足为异。研究孔了,不能撇开((易》经传。ml Is{李衡眉份L了作<易传>之明证、补证及新证))(好L了研究》1999年4期)梳理了金景芳、李学勤一人的论证并提出自己的新证,足证锡传)N乍于孔了无疑。因此,把惕传怨瓦别性地作为孔子的易学文献进行研究也并非“一意孤行”。(当然,更为审慎的做法是,只将惕传肿标注“了曰”的章节作为孔了的易学史料。)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这在孔了作银》问题上表现得尤为明显。台湾学者何泽恒份L了与<易传>相关问题覆议》及其续篇(惆易研究》2001年1, 2期)两篇文章,洋洋洒洒数万言,对“司马迁述孔了所作《易传))匕范围”、“孔了五十以学易”、“孔了传易说”!“帛易佚文与孔了”等问题作了详细的探讨,综合诸说,“覆议”相关问题,特别指出就日前所见资料而言,孔了与惕传)}l`J关系还不能完全论定。杨庆中先生细致地检

讨了20世纪有关“孔了与锡传护的争论,将卞要观点归纳为否定说、肯定说、谨慎肯定说二种倾向,旁征博引,考论甚详;并在此基础上提出:“如果不是斤斤计较于‘孔了是否惕传)).C.撰作者’的问题,而从较宽泛的意义上,如黄沛容先生所谓的读锡》或讲惕)XI`J意义上来理解孔了与惕传)XI`J关系,我们似乎可以透过((t》叙)记载,承认孔了之于锡传)虽无撰述之实,却有阐述之功’,。’‘7{无论如何,围绕孔了与惆易辫传的关系讨论,时至今日仍是充满争议、聚讼纷纭;其涵摄的四个了问题,学者们亦是各据典籍,结论不同,理解迥异,都未能形成普遍共识。李学勤先生所谓:“孔了与惆易》关系如何,是中国学术文化史上的一个重大问题。如果确如占代史籍所说,孔了长期研习过惆易浓并亲自撰作了《易传浓那么惕传)是有关孔了析学思想的重要依据,同时探讨惆易期么部举世重视的占}弓的性质,必须与孔了和儒家联系起来。这会使孔了思想和惆易)研究大为改观。因此,孔了到底和惆易)怎样的关系,影响到大家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看法,实非浅鲜。,} I I s]此论断可谓入木二分。

(一)孔了儒学视角下的锡传跌文献研究

   有关孔了与惕传撇关系问题,前面己有所论及,这单重点关注对其思想的研究状况。晚近兴起的惕传划哭作年代及思想属性等问题的大讨论,许多著名学者都钟参与其中,前有郭沫若、玛友兰、张岱年、高亨,后有朱伯昆、李学勤、刘大钧等等,学者们争论得不亦乐乎,极大地推进了我们对惕传)}l'7认识水平。而目锡传)WF为一部流传长久的重要先秦典籍,相关研究成果早己汗牛充栋,仅近年的成果就能举出土博惕传通论)(中国}弓店2003年版)、廖名春惆易经传十五讲))(北京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杨庆中惆易经传研究))(商务印防馆2005年版)等,以及朱伯昆惕学析学史·第一卷)}7关惕传)'},N学的论述,林忠军橡数易学发展史·第一卷))(齐鲁防社1994年版)对锡传》象数思想的阐发等;这还不包括一般通史类析学著作对惕传)XI`J研究论列,可见其思想研究己较为透彻。不过我们还是可以把惕传精于先秦儒家的易学谱系中,作为孔了的易学文献,着重从儒学视角下进行挖掘,这既能体现出易学与儒学之间的匀_补匀_动关系,又能彰显出孔了思想的特色。如任俊华C7<易传>发挥的儒家思想))(锡学与儒学肿国}1店2001年版)即从这一角度对惕传)}/}了阐述;而A.,这个角度能让我们透视儒家的道德形上学体系,如朱翔匕好L了与<易传>一论儒家道德形上学的体系))(惆易研究》2002年1期)的文章就指出惕传>}道德的存在提供了形上学依据,其中的“尽性至命”是对传统的道德功利论的突破;惕传>}` ((秋奶至整个孔学的理论基石。锡传洲一儒学思想发展的贡献是很明显的,但我们也不能忽视孔了儒学对惕传公思想形成所起到的决定性影响。蒙培元先生好L了与<周易>))(炼方论坛)Zoo6年2期)就通过诊释锐语》中孔了解读惕经撇文字,认为孔了建立了最早的“天人合一”之学;并特别强调孔了这种以“生”观念为关键的天人合一思想,对后来惕传冲的学说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孔了是从惕经胜口锡传鞠寅进过程中的关键人物,n:是通过孔了对锡经撇解读,才有丰富而又多采的各种各样学说的出现;无论从哪方面说,锡传;}s发展了孔了学说,甚至可以说“溢出”了孔了学说,孔了为惕传》指出了一条发展的方向和途径。台湾地区的惕传腮想研究也多有创见,如戴琏璋先生指出惕传锄成}弓有其深远的思想渊源,具体来说是“易学传统、儒家思想和阴阳思想发展到一定阶段(战国后期)之后的必然产物’,,}‘9]自成一说,很有影响。这单引述戴琏璋先生锡传之形成及其思想》‘}弓的研究结论(之一),权做易学、儒学b.动关系的“持平之论”:“锡传>W}者成功地会通了易学与儒学,他们用儒学的义理充实了易学的内涵;用易学的卦交开拓了儒学的思路。他们的成就,使占代占盆用}弓超越了迷信的巫盆层次,提升到理性的道德层次、析学层次;也使儒家以往存而不论或语焉不详的天道思想获致一套有效的表达形式。他们的成就,对易学与儒学的发展都起了决定性的影响。,,i“‘,]   需要指出的是,前文关于孔了易学以及孔了与锡传》I`系的探讨在相当程度上受到帛IJ锡传锄带动。帛IJ惆易》自公布以来,激起了一股研究热潮,出版了一大批研究专著和文章,大致说来帛}弓惆易撇研究卞要集中在以下二个方面:帛}弓惆易撇篇日结构、帛IJ惆易期均文献学研究、帛IJ惆易)}T传的学派属性。我们这单关注的是帛}弓锡传玛儒家尤其是孔了的关系的探讨。继陈鼓应发表文章卞张惕传浓帛}弓怀辞肋道家文献,昌绍刚《<易大传)与佬了)是两个根本不同的思想体系—兼与陈鼓应先生商榷))(晰学研究》1989年9期)、廖名春锐帛}弓原辞)的学派性质》( ((a}学研究)))1993年7期)和陈来((4土堆帛}弓惕传)孔门易学)))学研究)Y`}卷)等皆从儒家立场做出了回应。陈来先生锦}弓易传与先秦儒家易学之分派))(惆易研究》1999年4期)进一步指出孔了七十了及其门人从不同方向发展孔了易学,在解易、学易的宗n等方面匀_有不同,使帛}弓锡传城现为鲁儒易学、齐儒易学、楚儒易学二个派别。廖名春《帛}弓<要>篇与孔学研究))(《<周易>经传与易学史新论)),齐鲁}弓社2001年版)也深入分析了帛I } ((}}- >}}‑与今本((.}辞浓能语矫日六经,得出结论认为孔了晚年好易不仅是其经学观的一大变化,更是其析学思想的一大转机,我们研究孔了的学术和思想,决不能忽视帛}弓((}} >}`h‑。由此,我们不仅能判定帛}弓锡传》的儒家属性,而目可以并应该把帛}弓锡传>N}}为孔了的重要文献著作来研究。如胡治洪《帛}弓<易传>天人道德观发覆一刊一孔了天人道德思想及其传承之检讨))(((T新思肿华}弓局2009年版)一文就通过对帛IJ易传伦二了问浓惕之义>}( }}}; )>, (C}和、昭力》四篇的分析,认为帛传四篇为孔了锡》论,阐发了其中包涵的《论语>}好L了集语浓传世本惕传碍反映孔了思想的传世文献所隐微罕见的天人道德观念;帛传四篇表现了孔了在涵括二代以至春秋新旧天人观念的基础上对于天人内涵的初步的析学改造,反映了孔了将传统的卞宰之天转化为道德之天、并将传统的卞体对于形上存在的外在超越关系转化为内在超越关系的致思取向,从而In}显了孔了作为当时敏锐而深邃的思想家的形象。香港学者邓立光纵帛}弓<易传>析述孔了晚年的学术思想))(惆易研究》2000年3期)的研究有异曲同工之妙,他以帛}弓惕传殊匕对能语肿关涉惆易)}l`J章节,从而确定这些章节是属于孔了晚年所说的话;并强调从帛}弓锡传))}f见的析理,显示了晚年的孔了己经具有了析学家的形态,关心形而上的问题,并目对这些析学问题有艰深的体会;孔了说锡)),开辟了以义理研究惕经)XI`J新途,亦展示了一个学术发展的转折点即儒家的道德形而上学以孔了为开山。类似的研究成果还可以举出赵士孝、刘怀惠纵帛<易>‘了曰’看孔了晚年的析学思想))(惆易研究)))1998年1期)等。事实上,这种不约而同的关注,不仅深化了对帛}弓惕传)XI}挖掘、体现出其对儒学尤其是孔了研究的意义,而目深入地揭示了孔了学术思想的丰富性,一定程度上彰显了孔了晚年思想的特质。邢文蠕学与<周易>—马土堆帛}弓研究的视角))(((+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报》1995年2期)、程石泉好L了与<易经>—马土堆帛IJ<易>之经传之新发现))(好L了研究》2002年5期)等文章都是依托帛}弓惆易)),去重新认识儒学、孔了与惕)XI`J关系,上文孔了与惕传)XI`J肯定关系的得出,也要以帛}弓锡传)}J基石;另外,纵帛}弓<易传>看孔了之<易>教及其象数》(邓立光著惆易研究》1994年3期)及纵帛}弓<易传>证知孔了说<易>引用占熟语))(邓立光著惆易研究)))1997年3期)等文章,则直接对帛}弓锡传))%行孔了易学视角的解读,使孔了的易学研究层次得到质的提升,这些在下面的讨论中还会涉及到。

   (二)孔了易学思想的研究

   上述所示孔了与惆易)}}r传关系以及孔了易学文献的喋喋不体之争论,都是一些始基性的实证工作,思想史、析学史的研究应在实证研究基础上去探及思想本身,讲求对思想的内在把握。从以上的分析来看,在合理利用的基础上,锐语)),锡传)),帛IJ惕传>?}fs可以作为呈现孔了易学思想的文献。李镜池、苏渊宙等先生也钟指出惕传》的很多思想与能语斯目似,能语镇的包含易学思想吗?任俊华《<论语>中的易学》(惕学与儒学冲国}弓店2001年版)通过论述((i仑语肿的包含的天道观、中和思想和刚柔之说,对能语肿的易学思想进行了尝试性挖掘。胡自逢好L了解<易>十九则述要))(惆易研究)))1999年3期)则发挥惕传·系辞传肿孔了解锡》之语十九条,析微阐幽,总结出十九条人生析理,并认为此十九条“言而是为天下则”,足以“影响后世学术慧命之矩大,暨世教人心之深远”算得上对惕传肿的孔了易学做出了审慎却也不乏深刻的钩沉。这些不能不说是对孔了思想尤其是其易学思想研究的一大推进。然而,相对于孔了的仁学思想,孔了易学思想的研究还是相当不成熟的。

这种现状的改善卞要得力于学界对帛IJ锡传》的逐渐熟稳。实际上,早在帛IJ惕传灿土之前,熊十力就钟指出孔了“自五十学锡)))西,其思想根本改变”,’2‘{只是缺乏文献史料的论证,这种析学性发挥的洞见,并没能引起太多的重视。随着帛}弓锡传)fix读、研究的逐步深入,我们不仅获得了关涉孔了易学的文献支持,更重要的是,帛}弓惕传次匕为我们打开了研究孔了易学的视野和思路。这从孔了易学研究领域出现的诸多新提法、新观点就可略窥一一。如郭沂研究帛}弓惕传翔西,撰写了一系列关于孔了与惆易)}l'7论文,提出一些新看法(见前文),尤其是要重新认识孔了思想、孔了的思想体系是由礼学而仁学而易学的二个发展阶段组成并分别对应于孔了的早年、中年和晚年这一观点值得重视。}22]这种观点既颠覆了传统学术以能语)}J限,认为孔了思想详于修养而疏于政治、侧重形下名教而鲜及形上天道的偏见,又明确卞张把易学置于孔了思想体系中作为其重要的组成部分。这样,“孔了易学”这一提法似乎才可以以一种“合法”的姿态频繁出现;而接下来探讨孔了的“易学观”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了。廖名春《试论孔了易学观的转变))(好L了研究》1995年4期)分析了夫了“老而好易”章,卞张夫了的易学观经历了一个由早年视锡))}7占盆之}弓而不fi好惕)),到晚年好惕腼加以研究并力求德行的转变。林忠军《从帛}弓<易传>看孔了的易学解释及其转向))(们匕京大学学报(析学社会科学版)))2007年5期)则通过解读帛}弓惕传浓进一步阐述了孔了易学解释学;卞张孔了早年将惆易胶本定为卜盆之}弓,晚年好易又发现了惆易纳涵德性,故在承认惆易》卜盆性外,又将其定为德性之}>;为改变惆易》文本性质,孔了确立见仁见知的解释学原则,提出了“后斤卜盆、观斤德义”易学解释方法,以此出发,由对于卜盆的解释转向德性的解释,最终实现了以德行求福和以仁义求吉的易学解释日标。如果说前述成果还带有以述为卞的说明性质,那么,今后的孔了易学研究应注重从以论为卞的研究性质入手。杨庆中锐孔了诊<易>的向度))(土中江、李存山卞编((+国儒学>}`}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8年版)称得上是近年来孔了易学“研究性质”的代表作。此文的贡献卞要有二点一是将“孔了诊惕)XI`J原则”贞定为迁善改过、进德修业;一是将“孔了诊惕)XI`J体例”贞辨为口11释文字、先解释交辞后引申义理、先阐发义理后引述交辞、先解释交辞再引申义理后引交辞、先阐发义理后引述交辞再加以评价、不解释交辞直接引申发挥义理、在解释交辞的同时彰显义理、以及交位说趋时说八个方面;二是将“孔了诊锡)}l'J特点贞立为语言灵活而又不离原则的诊经方式,口11释文字、注意思想表述的准确性,引申辞意、彰显德义内涵,吸收巫史解易传统、并对其进行人文卞义的改造四点。杨庆中先生对孔了诊惕)XI`J向度的揭集与指陈,条分缕析,详略有致,不可不谓探啧索隐、钩深致远。

此外,对孔了“易教”思想的探讨也应属于孔了易学思想研究的范围。孔了的“易教”思想“指孔了通过继承之前的‘易教’传统,挖掘、发挥锡肿的‘先土之道’和‘德义’‘遗教’,向弟了、统治阶层阐发、宣扬,使之提升德行修养以教化白姓,实现社会和谐的思想。’,}23]有关“易教”的叙述是有渊源的,早在清代,章学诚(史通义》汗篇就列出“易教”的篇日;中国第一部中国析学通史著作谢无量的((+国析学史))(台湾中华}弓局1915年初版)也有专节阐述“易教”。近人的研究涉猎到“易教”就更不足奇了,其中尤以采绎孔了的“易教”居多,如马一浮腹兴}弓院讲录))(江苏教育出版社,2005年74 -79页)中钟对锐语肿体现的孔了“易教”思想予以阐释;台湾学者中高明先生好L了的易教))(锡经研究论集)),台湾:黎明文化事业公司1981年版)、赖贵二先生更有好L了的易教))(份L孟月刊)),第473- 484期)系列十一篇,都是专门探讨孔了“易教”的专文。这些成果对孔了的“易教”论述精到,颇有价值,但也不免限于能语锦}弓惕传腼未及出土文献、理解偏失不足等等弊端。关于孔了“易教”的最新成果,可参阅宋立林份L了‘絮静精微’之‘易教’观探析))(((+国析学史》2010年3期)。

   围绕孔了易学的相关争论异常激烈,不可能一一论及,以上也只能评述一些有代表性的观点和总结性的成果。惆易研究史》总结孔了易说指出:“孔了对于惆易期均态度是‘不占’,治易的方法是‘观其德义’;学易的日的是‘无大过’。孔了的这一易学思想,开创了儒门解易的传统,将易学研究导入了析学的领域,对后代的易学影响深远。’,’2“{我们也只有整合能语)),锡传浓帛}弓惕传)),才能完整揭示孔了的易学思想体系,才能完全了解孔了易学在易学史、儒学史上的重要影响及其对先秦儒家易学的奠

基、范导意义。

   三、孔子后学与((g》

   ((t记·仲尼弟了列传)),叙}弓·儒林

传赌口有记载明确的孔了传惕r,系,叙}弓

·艺文志》亦言:“仲尼没而微言绝,一匕十了

丧而大义乖,.…惕)}7数家之传。”可是孔

了传易的这些“数家之传”,日前我们己无从

可考;我们只有从七十了残留的著作中去探

讨孔了后学与易之关系的蛛妊马迹。这单

的孔了后学特指七十了及其再传弟了;由于

他们并没有明确的文献传世,我们只有按照

学界卞流的看法,参考少数公认的七十了文

献并择要分析其与易的关系。这也i1:}日}显

出(}`"3}店楚简·儒家文献期沂具有的重大意

义,(}`"3}店楚简·儒家文献)}T仅被视为弥补

了孔孟之间(也就是七十了的时代)一段先

秦儒学文献的空白,也为我们考究先秦儒家

早期经学思想提供了契机。和帛}弓锡传》

一样,其研究热潮至今方兴未艾,成果迭出

不穷,这既为我们提供了可信赖的简帛原本

释文,也为我们提供了充足的研究性参考资

料,不过我们不能也没有必要将这些成果一

一梳理,因为我们的重心是探讨易学研究。

廖名春从郭店楚简出发,以先秦儒家与惆

易岌内关系为视角展开讨论,得出如下结论:

传统文献和以帛}弓樱 )iAm为代表的出土文

献关于孔了与惆易》I`系的记载是不能推

翻的;至少在战国中期偏晚时,先秦儒家就

己经将惆易》与《诗浓((l弓浓((j匕浓栋浓

((秋麟列,归入群经之中,并对其义理作

过深入的探讨,孔了弟了商瞿、了夏、了张等

都钟从孔了治易;儒家易学不但在孔了晚年

兴于鲁,而目孔了死后,还流行于楚地;我们

讨论易学史,再也不能把儒家易学推到秦焚

IJ以后。,} I 251

   (}`"3}店楚简·儒家文献》还带动了对思

孟学派的研究,杜维明卞编熄想·文献·

历史—思孟学派新探》(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8年版)和梁涛著梅仔店楚简与思孟学

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代表

了思孟学派研究的最新成果;学界关于《了

思了》‘}弓的断定也渐趋一致,“《中庸)),

掩幽衣)),裱记)), ((}T记)),皆取《了思了护

( (4}h-I}.音乐志>}!沈氏曰)的记载应该是

可信的,(}}店楚简肿的(C`}衣浓((}行浓

(}穆公问了思》也应该属于好思了))o这

样,研究先秦儒学就不能忽视了思了的存

在,我们探讨先秦儒家易学也应该重视了思

了的易学,何况高亨先生早就指出:“儒家了

思一派亦长于锡》{耸,故裱记浓((}T记浓

掩C}衣润!惕趁处独多。,} I 26{李学勤先生的

《<了思了>与<易传>》(《中国文化》

1989年1期)一文指出《了思了肺要是记

录传述孔了引惕)XI}言论,其思想与惕传》

相同之处也是在儒学的一些大的方面,对

惕脉身则少阐发。不过,我认为好思了》

的易学还可以放到“易学一濡学”匀_动的

宏观视野中加以发微。朱伯昆先生指出,

“((+庸》讲君了德行说,是本于( n易·象

传胶mI 2火熊十力称“《中庸》为衍易之

}弓’,}28]。其间盖有深意存焉。

   了思了的著作确认有赖于郭店楚简的

支持论证,但好思了烟篇在偷匕记肿己有

录入,这提示我们,探讨孔了后学的思想还

pJ以参考((j匕记))o今本((记》“其很多篇

章,原非传礼,乃是儒家的了}弓。郭店楚简、

上博楚简中的儒籍有些就是出自这种(((i己)),

或与这些(f}己)}于同类,可见这类}弓的年代

并不晚,考占发现证明,这是研究‘一匕十了’

最重要的材料’'o I 2}1  (}L记肿除好思了>}l

篇外,还有儿篇与惕))J`系密切,值得注意。

如(}T解)), (};?义)), (G衣》等有多处引易论

易,其引易论易己达相当高的境界,其作者

当是善易的先秦儒家;被视为公孙尼了著作

的烁记)}-'}惕传沛一节相差无儿,公孙尼

了也很可能善易。关于烁记)}-'}易的探讨,

学界的成果还是比较多的,如李平《<周易>

与<乐记>))(惆易研究》1995年2期)、赵

东栓《<易传>的析学体系与<乐记>的文

艺理论体系))(份L了研究》2002年2期)、张

义宾《<易传>对<乐记>文艺美学体系的

影响))(惆易研究》2002年4期)、u,u绍刚

锐<易传>对<乐记>的影响))(惆易的

析学精神浓上海占籍出版社2005年版)等

等。此外,偷匕记膜他篇章与易的关系还值

得继续挖掘。

   四、孟荀易学研究

   提到孟了与易的关系,颇让人感到费

解,锰了》‘IJ,对铸)} (( I J )} ((}L )}蜷

秋精经皆有称引,而惟独于锡))n字未提,

不知何故。许多学者就据此作为反驳孔了

有易论,认为孟了终身以学孔了为职志,对

惕)3}P无一言道及,可见孔了未尝研惕))

我倒认为,这个问题可以反过来看,就前面

的论述而言,孔了研易论易是确凿无疑的,

( n易》又是孔了删定、晚年传序的重要经

典,孟了自称私淑孔了,对惕坏可能不知;

实则孟了不提《易》并不能说明孟了不识

惕浓孟了其实是一个易学大家。邵雍fi言

孟了,可谓善用惕猪也”(翎物外篇)));

小程了曰“知惕猪莫如孟了”(朱了烟}弓

集注)));焦循亦曰“占之精通锡班里,深得

伏羲、文土、周公、孔了之L}n者,莫如孟了”

(锰了i1义)));近代易学大家杭辛斋认为

锰了;+深得锡;}之精”( (fy易杂识)));

现代新儒家方东美卞张“孟了才是真i1,透悟

惆易》精神的大师”(((%秦儒家道家析

学)))。不一而足,善哉诸言。今人昌绍刚

锰了与<易>))([韩]锰了研究)Y`}辑

1999年)就对无处不言易的锰了>}- I展

开分析,阐发了锰了》匕篇之义理与易之道

的关系;明确卞张孟了其实精通易之道和易

之理,造诣之精深,战国诸了无出其右者;以

为孟了未见易不知易,差矣谬矣,孟了而不

知易,天下何处寻知易之人?昌先生的这种

看法是建立在其对孟了治易的深刻体察上,

他认为孟了不明言易,而易之道充溢在七

篇;六十四卦二白八十四交融汇贯穿于心,

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体系,用则随手拈来,根

本不必零打碎敲地讲卦清交;孟了学易至于

高深高明,象数卦交既忘,义理便吃透在胸。

无独有偶,任俊华((i}孟了对易学的发挥》

(裤州师范学院学报》2001年2期)也认为

在先秦诸了中,孟了是对易学思想琢磨最

透、领会最深、发挥最出色的人,其特点是不

讲卦交、不拘泥于文字、不分象数,只注重它

的精神实质,而又能融会贯通、结合实际予

以恰当的运用;在锰了)}-IJ中虽无一处提

及惆易浓更无一处引易,但其言论却处处

充满了易学思想,闪耀着易理的光辉。任先

生通过详实地论述孟了对继善成性思想的

发挥、对乾道刚健思想的发挥等阐发了孟了

对易学的发挥。朱伯昆先生虽认为“孟了对

惆易卜无评论”,但通过“时中说”、“顺天

应人说”、“养贤说”二方面对锰了)日椽

传冰了对比分析,说明了“椽》同孟了学

说,不仅在思想上,而目在术语、概念和命题

上,都存在着继承关系”,“椽)观点来于

孟了’,。1 301这也颇值得我们深思。

   相较于孟了与锡))之间看似扑朔迷离

的关系,苟了和锡锄关系就比较明确,这

大概是因为(了》比较明确的引锡矫日论

惕浓目刘向(({,J、卿防录》明称苟了“善为

惕))',故关于苟了与( n易)}l'J关系,研究

者也多有论及。但这并不意味着其中没有

争论,有关苟了传惕玛否就有两种对立的

观点一种认为苟了于诸经传承关系密切,

如周予同认为:“苟了与《诗)),

秋)),惕)h}经的传授,都有关系”,’3‘{马宗

霍(((+国经学史肚海}弓店1984年版)亦持

相近的观点;另一种则持反对意见,如钱穆

卞张:“谓由苟了传孔门之经艺于汉,则非

也。’,’32{徐复观(((+国人性论史胜海二联

}弓店, 2001年版)也不赞同苟了传锡锄说

法。至于苟了与惕)XI`J思想内容上的探讨,

郭沫若惆易之制作时代))(黄寿棋、张善文

编惆易研究论文集·第一辑>} }京:北京师

范大学出版社1987年版)、李泽厚嗬易庸

记要))(((+国思想史论(上)胺徽文艺出版

社1999年版)、台湾学者黄沛荣惆易象象

义理探微))(台北万卷楼有限公司2001年

版)等皆以为,锡传肿的有些内容乃苟了

学说;李学勤先生在其惆易溯源》第一章

《惕传)的年代问题肿则设专节探讨摘

了一系惕岸>}郭静云撰有饥秦易学“神

明’,概念与苟了的“神明”观))(惆易研究》

2008年3期)等。但把苟了与惆易》I`系

作为一个专题,系统地加以梳理和探讨的成

果尚不多见。惆易研究史》在“战国易说”

一节,单列“苟了易说”,从引证和阐述( n

易》沂蕴含的义理两方面作了简要的评价,

并难能可贵地指出“苟了对易的态度同于孔

了,认为‘善为易者不占’,其用易论易都继

承了儒门传统”。’33{而郝明朝《论苟了与

<周易>的关系兼及“六经并称”的时代问

题))(惆易研究》2009年5期)从苟了易学

探源、苟了引《易)}J}锡》以及苟了与《易

传》三个方面对苟了与锡》的关系加以系

统、全面的考察,并不自从诸说,而是卞张第

一,苟了推崇了弓是一回事,而其易学来源

是另一回事,在没有新的、切实的证据发现

之前,不必凿言其传人可矣;第一,苟了虽然

善为惕))',但其并不看重锡浓说明苟了

时惕胚未被列入儒家经典,惕传)iJ}-匕时尚

远未完善。第二,惕传玛苟学的关系极为

密切,一者有许多匀_融的地方,但不是(( pJ

了烟袭了锡传)),相反,倒是锡传》吸纳

了苟学,把苟学写入惕传赌,即苟了弟了、

后学。

   与此论题关联颇深的是,虽然先前早有

观点“证明六经的形成,源于孔了;早在先秦

时期,((n易》就己与《诗浓(- } ! )}   ((

烁浓蜷秋麟列,进入儒家群经之中,说孔

了乃至先秦儒家与惆易》七关,否定先秦有

(}} )} ((}弓浓偷匕浓烁)),锡)),秋》六经

并列的事实,是完全错误的。’,}3“]但最近土

博先生提出了一种新看法,认为先秦时期至

少存在“五经”和“六经”两个不同的经典系

统,它们之间应该不是历时的关系,而是同

时存在着,六经的经典系统得到最后和普遍

的承认,显然应是汉代的事情;孟了和苟了

都属于五经系统,惆易游孟苟的经典系统

之外是肯定的,因为当时关于惆易)}l'7理解

}I!他们的思想矛盾的缘故,而他们也并未热

衷于发展出一个适合各自思想体系的幻司

易)h}释。}35]此观点对前述论断构成强有力

的质疑,我们在先秦儒家易学体系中叩问孟

苟易学,也是不可能回避的。

   五、总结与展望

   综上可知,虽然日前还没有发现系统探

讨先秦儒家易学的专著,但是一些零散的专

题研究和个案研究也为我们做系统研究提

供了理想的研究平台和充足的参考资料;虽

然有关论域还存在争论,但总的看来,相关

的研究成果己较为成熟,为先秦儒家易学的

体系作系统地阐发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总

结、检讨前人的研究成果,展望未来的先秦

儒家易学研究,笔者不揣礴陋,略提儿点愚

见,以期为此论题的开展有所助益。

   首先,先秦儒家易学研究面临的最大难

题是文献史料的缺失。这既是以前治易者

鲜及此间(相较其他时期的易学史研究,先

秦易学还是相当薄弱的)的原因,也是我们

继续前进需面临的第一道坎。“巧妇难为无

米之炊”,没有文献支持,很难想象思想史能

够顺利开展,出土文献的思想史意义由此而

显得格外重要。梅店楚简》为先秦儒家与

六经关系的定位提供了有力的佐证,为思孟

学派的存在及《了思了)}l'7确立提供了可靠

的线索;帛}弓惕传狈」在直接意义上为孔了

易学的研究提供了大量的文献史料。但就

先秦儒家易学的整体研究来说,这些还是远

远不够的,如孔了后学及其传易谱系中的文

献还是严重空缺。不仅如此,这个领域存在

的争论也不少,这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第一

道坎。惕传)),帛}弓惕传精旨否视为孔了易

学文献?孟苟有没有易学思想?关于这些

问题的争论,很难达成一致意见,既使再有

与此关联的出土文献被发现,也不能保证没

有见仁见智的观点众说纷纭。虽然土静安

先生提出的“一重证据法”钟被我们视为救

命稻草一般推崇于占史研究领域,但我们必

须承认,“一重证据法”只是陈述了一个不言

自明的指导性研究原则,并未给我们提供具

体的可操作性方法论。所以,“思想史研究

的从业人员,必须回到思想史的方法和立场

上来,才有可能真i1:解决那些属于思想史的

问题。,}i 3}]与其被动地等待出土文献再次被

发现(还不一定能弥补文献缺失以及平息争

论),不如我们卞动地去寻求一种适合于先

秦儒家易学的研究方法,从一个新的视角提

刀一日前的研究水准。

   其次,从此间存在的争论看,卞要关涉

的是认同的问题:能否认同帛}弓惕传)rl7孔

了易说、能否认同孟了为易学大家等等。当

我们不寄希望于外缘的新文献材料能有助

于解决争论的时候,我们寻求的这种新的研

究方法应当可以从内在的视角,为既缺乏史

料又存在争论的先秦儒家的易学进行思想

精神的深层解读,为认同的问题提供一个内

在把握的可能解决。愚以为,“易学析学”的

方法能担此重任。所谓“易学析学”的研究

方法不仅仅是对易学析学史做出实证的、辩

证的、逻辑分析的考察,其本质更体现于既

总结易学发展中的易学原则、“占盆语言’,,

又分析易学资料中包含的析学问题、“析学

语言”。这点对于先秦儒家易学研究尤为助

益:如孔了易学的史料纷杂,易学析学的方

法不仅可以分疏其解易体例、衡定其论易原

则,也可以从内在视角把握其易学中的儒学

精神,这也为以后孔了易学文献史料的检

讨、考证贮备了“内证”又如孔了后学的文

献史料散乱、不足造成了此领域研究的意义

空档,在这种情况下研究孔了后学的易学,

只能从析学的、内在的视域展开,将不完全

的考据资料连接成一个意义整体;再如孟苟

有无易学未形成共识,易学析学的方法可以

通过内在理路( inner log刘的刻画,显现其析

学思想中的易学精神,若此易学精神圆融地

涵摄于其思想体系中,则虽不免析学诊释的

功效(因孟苟没有“占盆语言”的外壳),但其

说明的问题,恐怕不是一句孟苟不重视惆

易>}沂能否定的。易学析学的方法应用于

此,可以视为我们接着朱伯昆先生讲先秦儒

家的易学析学。

   第二,以易学析学的方法检讨先秦易学

与先秦儒学的研究,我们可以获得很多有益

的启示。就先秦儒学的研究来说,以前多注

重儒学理论层面的阐发,不太重视经学问

题,或脱离易学自身的历史讲其析学思想,

这对先秦儒学的精神特质的认识也有所遮

蔽;就先秦易学的研究来说,以前多注重易

学自身发展的历史,多从考证和解说的意义

上进行叙述,不讲其中的析学问题,使先秦

易学的研究多流于经学史的层次。现在我

们提出以易学析学的方法去重新诊释先秦

儒学,对先秦儒学与先秦易学领域或有小补

之哉。从儒学史的维度看,易学析学的方法

讲求析学中的易学精神,对先秦儒家易学的

阐扬不仅可以弥补先秦儒学中的经学问题

重视的不足,亦可以纠i1,一些以往对先秦儒

学特质的不当定位。以孔了为例,以往我们

囿于定见,肤浅地只将孔了之学归为伦理纲

常、道德教训的人道之学,其易学大道之学

却无人能识,现在我们己认识到孔了易学中

试图建构天人道德的天人之学,不仅开启了

儒学传统天人之学的先河,也“补足了二代

天命德政观与思孟天道性命思想之间的逻

辑缺环,是经由fi了(((R圆)))而达致《中

庸)),郭店儒家简、《孟了》乃至传世本《易

传》沂体现的天道性命思想高峰的理论根

据。’,}37]从易学史的维度看,易学析学的方

法讲求易学中的析学精神,对先秦儒家易学

的阐扬可以极大地丰富先秦易学的义理意

蕴与人文内涵,至于从殷商的龟卜神性化消

解,到西周的易学人文化、德性化萌芽,先秦

儒家如何承接、延续,并在“盆一德”的消长

中开显出其独特的治易理路,以及后世的象

数易学与义理易学在多大程度上受到先秦

儒家易学的型范,则需要我们做更深入的学

理探讨。

   总之,先秦儒家易学表现了易学史与儒

学史上易儒关系的早期匀_动。先秦儒学与

易学的匀_动匀_补,不仅为儒家析学的开展提

供了逻辑范导,同时也奠定了易学析学延续

的理论基调。

参考文献:

f1}f27}f3o}朱伯昆.易学析学史:第一

            册[M ].北京:华夏出版社,

              199序,47, 43

[ 2]黄沛荣.近十年来海峡两岸易学研究

   的比较[J].周易研究,1989(1

[ 3]高怀民.先秦易学史[M].台北:商务

     印}弓馆,197丘 303一309

[ 4] [ 9] [川黄沛容.易学乾坤[M].台

            北:大安出版社,1998 157,

                173一17魂210

[ 5]土葆炫.今占文经学新论[M].北京: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 36

[ 6] [ 14]绍刚.周易阐微[M].长春:吉

         林大学出版社,1990 287, 285

[7]林忠军.象数易学发展史[M]济南:齐

     鲁}弓社,1994 32

[8]李学勤.周易溯源[M].成都:巴蜀防

     社,2006 82- 83

[ 10] [ 19] [ 20]戴琏璋.易传之形成及其

              思想[M ].台北:文津出版

              社,1989. 1Q 15一7Q 230

[ 12]金景芳.关于惆易》的作者问题

     [ J].周易研究,1989(创刊号)

[ 13]昌绍刚.惆易锄析学精神[M].上

     海:上海占籍出版社,200丘 180

} 15}谢维扬.至高的析理—千占奇n

     惆易)))[M ].北京:二联}弓店,1997

         139

[16]李学勤.缀占集[M].上海:上海占籍

     出版社,1998 14- 15

[17]杨庆中.周易经传研究[M].北京:商

     务印I弓馆,200丘 171

[18]李学勤.孔了与惆易)))[A].李学勤.

     占文献论丛[C].上海:上海远东出

     版社,1996 14

[ 21]熊十力.体用论[M].北京:中华}弓

       局,1994 323

} 22}郭沂.郭店楚简与先秦学术思想

 

 

   

 

 

[M ].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0 L

        ss4

[ 23]宋立林.孔子“易教”思想研究[D ].

     曲阜师范大学硕士毕业论文,2006 1

[ 24] [ 33]廖名春,康学伟,梁韦弦.周易研

         究史[M ].长沙:湖南出版社,

          1991: 2又28

[ 2s]廖名春.从郭店楚简论先秦儒家与

     n易锄关系[A].廖名春.惆易》

     经传与易学史新论[C].济南:齐鲁

       IJ社,200L 240

[ 26]高亨.周易大传今注[M].济南:齐鲁

       IJ社,1983 s01

[ 28]熊十力.熊十力全集:第七卷[M].武

     汉:湖北教育出版社,2001

[ 29]李零.简帛占}弓与学术源流[M].北

     京:二联}弓店,2004 323

{31}

{32}

{34}

{3s}

{36}

{37}

周予同.周予同经学史论著选集

 [M ].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

 823

钱穆.先秦诸子系年[M].石家)长河

北教育出版社,2002118

廖名春.论六经并称的时代兼及疑占

说的方法论问题[J].孔子研究,2000

(1)

土博.苟子的经典之学f J7.析学门:

总第十八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9. s 3一s6

陈来.占代宗教与伦理[M].北京:二

联}弓店,1996 342

胡治洪.帛IJ锡传》及人道德观发

覆一刊一孔子天人道德思想及其传

承之检讨fA}.胡治洪.儒析新思

fCl.北京:中华}弓局,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