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沈炜民院长在伏羲祭祀活动和明易讲堂结业典礼上关于中国文化和未来的讲话
 

          沈炜民院长在伏羲祭祀活动和明易讲堂结业典礼上关于中国文化和未来的讲话

   我们是为了文化来到这里,寻找答案,我们过去迷失在自己的文化中,现在游离在自己的文化外。究其原因是对自己文化的定义和认识出了偏差。

   现在的人们,缺乏国民意识,唯我独尊,欺善怕恶,面对危险独善其身,昆明火车站暴恐事件就是人性的写照,但是在安定的环境中,仿佛各个都是英雄罗宾汉,争先恐后游行打砸。这是民族之殇,无道无德无仁无义,已经成为当下的思想毒瘤和文化癌症。

   我们缺乏民族精神,精神是一种力量,他和信仰是双胞胎,没有信仰的人一定丧失精神。中国人不是没有信仰,我们的信仰就在我们身边,但是我们熟视无睹,在外人的眼里我们是个伟大而懦弱的民族,有人才缺精英,有领导缺领袖,有知识缺文化。

   中华文明能延续五千年,只是一个偶然,那是因为中华民族结构中汉族占有绝对的优势,在古代汉族人口就有数千万之巨,任何外来民族和文化只要一踏进我们这里不是被同化就是被淹没。中华民族的伟大在于他的同化性,似乎这是和文化分不开的,然而我们迷失在自己的文化中,在自己的文化里兜圈子,十九世纪的国难使我们粗暴地否定了自己的一切文化,而去模仿和献媚西方的物质文化和功利主义,我们做起了文化的亡国奴。

   复兴中国文化任重道远,需要整整一代人的付出,我们必须三管齐下,花十年时间从小抓起,从精英阶层入手,让高层领导觉悟,中国文化的基因深藏在每一个中国人的血液中,这是我们的文化标签,

   新时代的知识分子应该具有使命感,要想改变这样的状况,知识分子,精英力量将起到决定性的作用,拯救文化就是拯救民族,

   知识是没有善恶的,但是驾驭知识的人是分好坏的,一味追求知识的简单累积,而缺乏人格的塑造,文化的修炼,结果将是灾难性的。我们目前面临的正是这样的一种状态。文化重塑时不我待,我们需要重塑什么样的文化,代表中国文化最主流的三条脉络就是儒释道,道家和释迦带有宗教色彩的,所以不可能成为当下的官方文化,而儒家已经被滥用且带有片面性,那么我们的文化究竟是什么呢?

    今天来到天水就是为寻根而来,我们通过对几千年来中国文化脉络的分析,认为中国文化是以宇宙本体为背景,时空变化为考量的易文化,他是架构在阴阳为体,五行为用基础上的原发性文化。既然我们拥有了这样的一种范围天地而不化的伟大文化,为什么还会常常被人欺凌呢,那是因为我们民族的生活方式和生产方式决定的,农耕社会,家族式,个体式单细胞结构注定了个人自扫门前雪的散沙形态,工业化和规模化不及西方发达,由于我们靠天吃饭,逆来顺受已成为我们民族的特性,而历代统治者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偏食也造成了对文化继承的不完整性,以至于在面对强大的西方工业文明面前,丧失了对自己文化的自信和尊重.

   我们目前的社会状况是知识分子缺乏使命感,人民丧失国民性,社会已经进入癫狂模式,对金钱的追求几乎疯狂,什么成功学速成班,什么领导力倍增训练营,什么三个月让你成为百万富翁等等,焦躁、浮夸,急功近利似乎是这个时代的标志,让我们等等自己的灵魂吧,天欲使其亡必先使其狂,在这样的大环境影响下,对青年人的刺激是巨大的,而青年人又是我们民族的未来和希望。我们要在易文化中找回我们失去的灵魂,用天地之法规范自我,无法就会无天。

   明易讲堂对中国文化的贡献,在于确立了中国源文化就是易文化,三圣是中国文化缔造者的主张,明易讲堂被业内誉为“易学的黄埔军校”到今天为止已经培养了17期的易学人才,为继承易文化,为中国文化的觉醒我们做出了积极的努力,我们明易讲堂在弘扬现代易过程中,推陈出新,继往开来,我们主张易学应该经世致用,与时俱进,所以我们倡导现代应用易学,并把它落实到组织行为,人才甄别,婚姻心理,决策判断和健康养生等现代领域。

 

   我很庆幸在我们周围有这么多的有识之士热爱着自己的文化,这样的力量正越来越强大,今天我们易学的黄埔军校,在这里进行神圣的结业典礼,让我们的三圣之首伏羲见证我们取得的成绩和推动源文化的努力,今天只是我们实现文化复兴10年的开始第一年,顾炎武先生说得好,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天下亡就是文化亡,文化亡则民族亡。2014年对中华民族来说是一个生死攸关的年份,它将决定我们民族的出路和未来,让我们召唤我们的文化之魂,顺应自然的发展轨迹,用我们代表宇宙法则的思想文化去影响这个世界去改变那些愚昧人们的愚蠢行为。

   我们今天感召在伏羲故里,人数虽然不多,但每一个都代表着中国的积极文化力量,我们不是为了复古而复古,我们是为了唤醒沉睡的文化基因,用灿烂的中华文明来照亮我们人类前进的道路,相信在我们的努力和倡导下,会有更多的有识之士加入到我们的文化复兴行动中来,只要一代人,只要十年时间,一个文明强大的中国将真正地站立起来。